|您当前的位置:钟奋生主页人在旅途 → 文章内容     
女儿国探幽
打印文档
文字 背景 字号 保存设置   浏览次数:
女儿国探幽

作者:钟奋生  来源:本站整理  发布时间:2008-03-19 11:55:29

 

女儿国探幽

钟奋生


         

 

 

挺进沪沽湖

    一九九年十一月十九日,我们风尘扑扑从丽江古城出发,向神奇的女儿国沪沽湖挺进。我们一路有说有笑,还不时唱着欢歌。司机的神情也显得格外兴奋,一路“超车”,所向无敌。在一个标有醒目的“花马园客栈”广告牌的岔道口,车子稍减了下速,这位年青的司机就想当然的开进了右边那条看似正道的柏油路。走了一段“正规”的柏油路,再往前开路就不是柏油的了。路似乎越来越小,两旁的山却越来越多。中饭在途中一家小店吃,吃完就匆匆赶路了。

   太阳渐渐落山了。沪沽湖还象是个遥远的梦。车厢内好些文友睡觉了,还有好些文友睁亮一双迷惘的眼睛望着窗外。除了汽车的轰鸣声外,车厢内此刻应该说是静极了!

   “沪沽湖怎么这样远呵?”

   终于有人打破沉闷问。

   有一阵子,汽车也停下来了。司机说他不能再开了,他人不舒服。他要在这里睡一阵,他太累了!他这样做也是替我们考虑,怕万一有个闪失。他说他的眼前都要冒着“金星”。这里前不着村后不巴店的,我们可都慌了神!

   等了约莫半个多小时,领队倒底耐不住了性格:

   “你让我们的人来开!他一定能开好的!要他开慢点,你也可以在旁边指点他!”

   年青的司机有些心惊胆战的让出了座位,我们这个文友上去了。他开车确实挺稳,均衡的车速让我们渐渐放心。

   “孙豪,我们这么多人的命就搭在你身上呐。”有人还是这么提醒他。

   提醒过后谁也不再讲话;谁也不敢再打瞌睡;谁也没有将眼睛望着窗外,我们都将目光集中到前面的孙豪文友身上,用鼓励与感激的目光在望着他......汽车爬上高高的山坡,又下着长岭,冷不防又会有一个急转弯......我们恰似乘坐着一艇小舟,陷入在风雨飘摇之中,也不知汽车行驶了多长时间,前面总算升腾起了一线曙光!

   “看,那边有灯光!”

   几个文友几乎是同时喊出声的。

   “对,这里就是沪沽湖!”

 

甲次独玛


 

  司机也打起精神来了。他又回到了他的岗位。原来,我们在前面那标有醒目的“花马园客栈”广告牌的岔道口,往左边一条路就对了。我们现在是走错了道,误经永胜县多走了整整五个小时多的路程!直至晚上九点多钟,我们才一路风尘扑扑忍饥挨饿问到沪沽湖,住在落水下村的“摩梭庄园 ”。 
    世界文化遗产沪沽湖女儿国,至今仍保留着国内外罕见的原始母系社会的大家庭制;男不娶女不嫁的“阿夏婚”习俗和“崇母尊女”的文化传统,湖畔世代居住的摩梭人,男女双方终身各居母家,因感情的发展,男子夜晚到女子的“花楼”留宿,感情破裂,则男不再登门或女闭门不接,自然终结关系。孩子随母亲生活,从小接受妈妈和舅舅的管教,父亲只有道义上的联系。给这翡翠般的世界,涂上了一层古老而神秘的色彩。

   我们的房东今年二十一岁。她的汉语名字叫:曹丽。用摩梭族语称呼她为:甲次独玛。我们问进她的“庄园”时,她还在参加篝火晚会跳舞。由于来“客人”了,她母亲便要她表妹去将她叫回来。她才从舞蹈场中出来,还是一身艳丽的服装。我们与她第一眼相见都愣住了!竟一位这么漂亮的摩梭姑娘!

   “她来了!由她来搞饭给你们吃!”她妈有些兴奋地说。

   “她来搞饭?”我见她这一身“贵族小姐”式的打扮,有些吃惊。

   “她搞的菜才好吃呢。这里就是由她当家。”她妈告诉我。

   出于职业的敏感,我赶快与她进厨房,欣赏着她弄菜。她果然手脚麻利,洗锅切肉,破鱼烧水忙开了!她大显身手,不多大功夫竟与我们弄了一桌菜!

   “找朋友没有?”我悄悄问她。

   “没人要我哇。”她含笑道。

   “你把窗子打开,晚上不就有人会来?”

   “我打开窗子,今晚你敢不敢来?”......

   沪沽湖昼夜温差十分明显,白天穿两件单衣就够了。晚上再加两件毛线衣都不会感到热。外面的寒风将我们赶进了屋内的炉火旁,炉火烧得挺旺。炉火中有一个支架,挂着一壶水在烧,那是一个带有古色古香的铜水壶。这个屋子里的一角还堆放了好些“猪膘肉”。所谓猪膘肉,就是掏空了内脏,经过处理的一条整猪。甲次独玛非常大方热情,她告诉我们:猪膘肉内里要卤上各种作料,猪的躯壳还要撒上盐和花椒粉,再摆放在台板上,这样就可以长久保存了。他们家一年要宰六头猪,有的用来招待游客,有的则用来做猪膘肉。猪膘肉是摩梭人遇重大活动的惟一供品,如家里有老人去世,这里都是实行火葬。火葬那天要请喇嘛做法事,猪膘肉作为祭品,最后送给了喇嘛。

   甲次独玛的歌也唱得挺好,我们乘船游沪沽湖时,她为我们当导游。碧波荡漾,欢歌笑语。她美妙的歌声,又在沪沽湖上空回荡。后来,她还大方热情地向我们介绍她家的情况和当地的风土人情:她有三姊妹,她是老大。她大妹已招进昆明的一个歌舞团工作,本来她也能进去的,因家里开“客栈”脱不开身,只有留下来。她还有个小妹妹在读书......我们想与她合影留念,她都非常爽快地满足我们的要求;并还细心地奔进房里,换好漂亮的服装才出来,这些都给我们留下了极深的印象,感受到了女儿国女人的风采!

 

  与摩梭族姑娘摔跤的刺激 

 

   踏进神奇的女儿国,能领略摩梭族姑娘与游客摔跤的风采。十一月二十日,我们一早就骑上马走过“风情路”,再沿落水村北的一条泥石流沟箐,上到西侧山腰的一个大草坪。这里便是摩梭族人与游客比赛摔跤的地方,也称“摔跤坪”。极富有新奇、刺激性的时刻到了!一位文友失踪了!

   昨天来时,我们就听说了,讲这里的姑娘了不得,摔跤很有几下子,一个摩梭族的姑娘能对付三个山东大汉!我们这些玩文弄墨的自然不是她们的对手。

   “你们谁先上?”一位摩梭族的姑娘挑战似地问。

   “你上!”

   “你上!”

   我们相互推让,不敢轻易打头炮。我们那位的小伙子推让不过,只得硬着头皮应战。他壮壮实实的,还真象个摔跤运动员呢!他系好腰带,就与长得最漂亮的曹丽姑娘摔跤!几个回合,竟我们获胜。女儿国的姑娘那能咽下这口窝囊气,蜂涌而上将我们这位勇士扎扎实实的制服了。我们第二位勇士接受教训,善用心计。瞧:他瞄准一个,先将曹丽摔倒,面对摩梭姑娘的蜂涌而上沉着应战,紧紧的抱住曹丽,任凭地下翻滚,就是死不放松,既占了便宜又使她们无法下手.......

   摔跤在紧张而有趣的进行,与摩梭姑娘嘻戏真是好不开心!同时,我们才开始醒悟过来,其实摩梭族姑娘并不会摔跤,实则是与游客在制造一种迷人的情趣.......

 


 

 
   我们从摔跤坪骑马下来,就准备乘船去游沪沽湖,人员分两条船坐,上船清点人数时猛然发现少一个人!一早骑马去摔跤,大家都很兴奋。骑着马儿浩浩荡荡就直奔摔跤坪,竟也忘了清点人数。后来摔跤又热烈精彩,队伍中少个把人真是一点感觉也没有。少的这个人是谁呢?
   “是丁勇!清早他就背着照相机出去了!”
   “真是的,早饭都没见他来吃呢!”
   “该不会出事吧?”
   “应该不会,人家是公安呢!”
   “他到那照相去了呢?真是的......”
   丁勇的消失,给我们心中抹上了一层阴影。游湖本来要上两个岛屿,我们也只去一个。游完湖我们赶回来吃中饭,回到摩梭庄园我们才知道,丁勇原来是负伤了。他已躺在床上。他告诉我们:
   一早他独自到去拍沪沽湖的美景,被一大群野鸭子吸引住了。平面拍他感到不够理想,便上到旁边的一座山上去,选择一个最佳的角度俯视拍。他爬到一个悬崖边,那个刚好有个树桩好踏脚,他想从这个角度抓拍野鸭扑扑腾空起飞的镜头。他向湖里抛了一块石头,野鸭子飞起来了。当他聚精会神瞄准镜头,正要按下快门时,他脚下踏着的小树桩突然连根拔出了!他从悬崖上摔跌下来!他躺在地上心想这下完了!试着爬起身,身子不听使唤。这里四周不见人影,真是叫天不应呼地不灵!他躺在地下足足两个多小时,这时似乎有些些力气,能够挣扎的爬起。站起身他就慢慢挪动着步子,咬紧牙关艰难地走回到住处.......我们玩得好开心好开心,他一个上午则在痛苦中艰熬......
  我赶快用气功与他治疗,有明显效果。吃过中饭,他就能自由行走了。

 

 
    位于云南省宁蒗县与四川省盐源县交界处的沪沽湖,湖光山色美妙绝伦,像一颗晶莹的宝石,闪耀在滇西北高原的万山丛中。深入进女儿国,领略一番沪沽湖的风光,会使你心旷神怡。沪沽湖,海拔约2700米,是由断层陷落而形成的高原湖泊。面积约50余平方公里。湖水平均深度约40米,最深处达73米,在云南省的湖泊中,深度仅次于抚仙湖,居第二位。整个湖泊,状若马蹄,南北长而东西窄。因重山的蔽护,沪沽湖直到70年代才有了通宁蒗县城的公路,这里没有工业,也没有污染和破坏,所以沪沽湖的水质特别纯净,清澈可鉴。
  是的,沪沽湖是迷人的。她以神奇的魅力孕育了一个母氏社会的诞生;又以她独特的风貌迎来了天下四方游客。她在拥抱着我们,我们也在张开臂膀拥抱着她。
  清晨,踏着厚厚的白霜,我脱光衣服来到湖边,我跳跃下湖,文友惊呆了!这个时候在沪沽湖游泳,需要热情、需要勇气、更需要胆量;打破了沪沽湖千年的宁静。我为此询问过好几位摩梭族的老辈们,他们没有见过也没有听说过,寒冬的清晨有人竟敢畅游沪沽湖!我就有这个胆量!湖水看上去就象一潭山泉水,清澈的确实羡人。刚下去湖水刺骨,畅游起来可就是一种美妙的享受了。在畅游的过程中,我有意象饮清泉般地喝了几口湖中的水,竟有一股清凉甘甜的滋味......
  是的,我要沾点湖水的灵气,洗净忧愁与烦恼,将自己的心境也变得象湖水一样清澈透亮。沪沽湖在吸引着我们,我们在拥抱着沪沽湖,如醉如痴......
 

 

   



 
 
 

钟奋生工作室欢迎您的光临

 

拥抱沪沽湖

 

发表评论----
  • 上篇文章越南采风实记
  • 下篇文章老同学占历程——《掀开共大尘封的岁月》之十九
  • Copyright © 2003-2008 钟奋生工作室. 版权所有.湘ICP备1101124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