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钟奋生工作室散文随笔情感世界 → 文章内容     
告慰父母的英灵——《切切故乡情“09修水之行”》之一
打印文档
文字 背景 字号 保存设置   浏览次数:
告慰父母的英灵——《切切故乡情“09修水之行”》之一

作者:钟奋生  来源:本站整理  发布时间:2009-12-08 10:15:53

     

    我的故乡在江西修水县,这个嵌在大山窝里的古都,至今仍没通火车。故乡宋朝叫分宁,历史悠久,人杰地灵。宋朝就出了大诗人黄庭坚。腾空而起的大师还有陈宝箴、陈三立、陈衡恪、陈寅恪“陈氏家世”,翻遍《辞海》也仅此一家!“江南一枝梅”傅梅影先生,也令世人仰望……
    十一月二十三至十二月一日,我携夫人一道回故乡,我们从湖南怀化启程,有意绕道从南昌走,然后再从修水到九江,由九江至南昌返回怀化。这次回故乡,我们告慰了父母的英灵,增进了师生之间的友情,进一步领略了左邻右舍的深情。                 
                                告慰父母的英灵
    还在三十年代,父亲带着母亲从湖南来到修水“传播福音”,从此我们五姊妹便在这里生这里长大。我的父亲六三年就病故了。他匆匆完成他人生旅程,没来得及留下什么遗言,就进到他所坚信的“天堂”去了。他的尸体摆在地下,下面垫着沙子。快进入六月天了,他在等远方工作的儿子归来。当时还不会人工做冰,只有让他多吸些地气,让尸体的气味迟一点散发出来。最后儿女们总算都来到了他身边,他就这样远程了。
   父亲是湖南湘阴人,生于辛丑年即:1901年4月20日。1963年5月23日早晨约7时,在江西修水县逝世。
    当时家境非常困难,父亲的坟连块碑也没有立。时间稍一隔久,父亲的坟就找不到了。只知道那个方位,却不能确准是那茔坟。记得那年在远方工作的哥哥姐姐回来,请人写了一块“彭良先生之墓”长条形木碑,在那座坟山四周找了半天,不敢贸然确定父亲是那茔坟。后来那座坟山增添了不少坟,而且坟山野草长得飞快!稍隔些日,坟头就长满了草。况且那块没立碑的坟还有好几座,父亲的坟究竟是那个呢?万一弄错就麻烦了!连我自己都茫然望着四周新增的几乎一模一样的坟包,也辨不清东南西北了!再后来,那座坟山都没有了!那里盖起了林场。据讲在城门口贴了迁坟告示,但我们没看到也没人通知我们。当那片“坟海”消失后,父亲便安息在我的脑海中……
    父亲去世二十年后,母亲病瘫在床。晚上起来解手不慎滑了一跤,便再也站立不起来。她不显老,七十一岁了,还有一头溜青的令人羡慕的头发。她思维清晰,一面虔诚的信仰上帝,一面热心地关心着国家大事。她爱看报,她曾当选过学习毛主席著作的积极分子。我们回家探亲,往往还没到假期,她就变着法子催我们回单位上班,她说搭车不方便,万一没赶上火车怎么办? 还是提早点走保险……她那较高的政治觉悟,与那执着的宗教信仰,有机地融到了一起。到了晚年,尤其是这次病魔缠身时,她那执着的潜在的宗教信仰逐渐公开化。她病瘫期间,能吃健谈,精神挺好。只是病情时而恶化,时而又化险为夷。她病情稳定时,多想去串串门,上街走走呵! 有时她是悄悄地移到了屋门口的,但终究不能迈出门去……令人心酸的是,她有过那么几回“病危”,后事都料理好了。那知我们几姊妹千里迢迢赶回去,她偏偏又“起死回生”,病魔继续折磨她……
  那天我临行前,刚迈出家门,突然母亲爆发出悲怆凄切的声音:
  “好好走呵!我是不能来送你呵,崽呀……”
  我的心碎了!我转身进屋帮母亲擦干满脸的泪水, 我已经预感到,这是最后一次;最后一次了!三个月后, 那是一个星期天,工厂的向师傅一次给我送来两封电报,一封写着“母病危速回”,另一封则是“加急”的,跳跃在我眼前的那行字令人心碎——“母死速回”。这是八四年八月二十六日。
    邻居学义告诉我:“我看了表,她是二十五日晚上十点三十三分落的气……”故乡只有大姐送她的终。除大姐外,我们四姊妹都在外地工作,母亲死后的第三年,大姐也随同姐夫调苏州工作了。如今只剩下母亲孤零零的在故土安息。好心的邻居便建议我们选个好日子,将母亲的坟迁走。与我二哥同辈的孙学寿当时是故乡烟草公司经理。他和他妈妈一样,好做善事,助人为乐,活动能力又极强。在我们那片邻居中,他们母子都是“领袖”式的人物,有较大的影响力和号召力。那次我回故乡去,他对我说:“不要紧,到时候迁坟时我将怀保请来帮忙。我们带个炭盆上山,将你娘的骨头烧成灰,装进骨灰盒你们再带走。关键是,这里你们没有一个人了……”“迁坟方案”我们起初认为可行,并在母亲诞生的故土湖南长沙县的一个乡下选了一块地,准备将母亲的坟迁往那,那里还有我们的姨妈和舅舅。后来,我们五姊妹反复商议,又认为“迁坟方案”不可行,母亲还是安息在她的第二故乡好。主要有这么几个因素:一、母亲虽然是湖南人,但她真正的根在修水,她在这里生活了五十多年,直至去世。故乡修水人情味非常浓,那种邻里之间胜似亲人的人际关系,在全国都十分罕见。她与左邻右舍建立了深厚的感情,就是在她的坟周围都安葬着不少她生前挺要好的人,这里到处都充满了她倍感亲切的信息。从这个意义来讲,她在修水安息并不孤独。二、她真正的老家,她反倒感到陌生,亲戚之间平时联系也极少,她在世时,到我们这里来玩都呆不习惯。她形象地说,呆在我们这里象关鸡,邻居之间都不来往。以此推理,将她迁到一个“陌生”的地方去,她的灵魂能安息么?三、母亲生前最怕火葬, 她之所以不愿到我们这里过老,这也是一个重要因素。安葬母亲时,又是根据湖南人的风俗带永久性的,坟坑比故乡的要深一半,下葬后再用“三合土”封棺。现在又要挖开将遗体烧灰,我们也实在不忍心。五、母亲的坟在故土,这样还会促使我们这些远方的游子寻根。六、父亲的坟没保住,如今母亲的坟,我们五姊妹不约而同发出同一呼声:一定要保存好!
    母亲的坟九四年我出钱请故乡的好友细水帮忙修整过一次,一晃又过了十多年,那座坟象年岁大的人一样,又显得十分苍老了!尤其是墓碑,虽然是青石板制的,但上面刻的碑文都快分化的看不清了!修整坟已到了刻不容缓的地步!但是事情远没有我们想得那么简单,并不是象十多年前那样,你出些钱想修坟就修。那座山准确的讲,现在已经不是一座坟山,早已严禁新坟入内,“只能出不能进”。修水有五年一迁坟的习俗,凡是迁坟者,必须迁到公墓去。因此那儿坟不多了。这座山是归城里蔬菜社管的,如果我们贸然动土,就极容易被误认为是一茔新坟,到时候山主强行要你迁走就麻烦了!据讲这些年修水发展太快,山主提早作些准备。万一这里有朝一日被开发,山上没有了坟,就可以减少很多麻烦与费用。
    我哥哥、姐姐开始也想作长远打算,出点钱将坟弄到公墓去。但我说服了他们,坚持原地坟不动。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的因素:其一那座山的风水极好,不然,山的前面不会兴建一座庙!山不高不低,坟处于山头略下方,坟前面有一片翠绿的松林,能够腑视远方的碧绿的修江,能够有缘独享受这一片风光,也是大贵大福之人!其二,湖南以及全国各地,对“祖宗坟上动土”十分敏感!不到迫不得已,谁会想到去挖祖坟呢?!修水“五年迁坟”的习俗,实则全国十分罕见!其三,我们当时安葬母亲时,也是根据湖南不迁坟的习俗修建的,坟坑挖得挺深(估计有两米多深,比修水其它的坟坑要深一半),而且还弄了比较坚固的“三合土”。当时我在场盯着安葬,这些细节十分清楚。从设计角度就作为永久性的坟,为什么非要死搬硬套修水的风俗,将其迁到“坟墓成林”的公墓去呢?!其四,我经过实地考察,以及向当地人打听,一般城建不会扩建到那里去,至少近十年不会。所以这件事,我坚持下来了。
    由于父亲的坟早没有了,我早就在考虑如果母亲的坟重修,最好要补那么一个形式,弄成一个合葬墓。我与二哥通过气,他表示赞成。今年他病重期间,当得知我有计划去修母亲的坟时,又叮嘱我在墓碑刻上父母合葬。今年六月二哥在广州病故后,修整母亲的坟,我感到肩上的担子更重了!有一种无形的压力在趋使着我,一定要将母亲的坟修整好!一定要让父亲的灵魂安生!
    但是修坟怎么解决别人不误解是一茔新坟的矛盾呢?老邻居晶晶就是蔬菜队的人,她眼睛一亮与我出了个主意,“干脆修坟就请我们队上的人来修!包给他们做!”,这个主意非常好!我赞成她的看法。于是,今年十月上旬我就开始委托老邻居学寿、晶晶以及我的老同学傅唯力,与我一道策划落实修坟方案。
    他们首先找到蔬菜队,交涉好让他们承包修坟的事。当然,我的要求是要做比较好的搞。这些年来,我在文学上取得了较好的成绩,想必也沾祖宗灵气的光吧!母亲那茔坟的风水就非常好!不过,蔬菜队的人提出一个问题,如果万一那里要开发,不要又讲坟是你们自己修的,又修得这么好,不愿意迁走,要找他们的麻烦,他们要我先作好保证。于是,我向他们承诺,今后那座山万一搞开发,只有听天由命。绝对不会怪他们。这样,他们才答应修坟。
    考虑到坟墓的安全性,怕若干年后情况有变,我特地在新墓碑上加刻“知名作家钟奋生(彭光林)先生父母安息处”这一行字。因为我在故乡已有一定影响,被人们视为“修水人的骄傲”。《修水日报》整版篇幅报道过我,《修水热线》网站也在跟踪推出我。说到“钟奋生”,至少修水有声望的人都知道。墓碑上刻上我的名字,那儿万一情况有变,故乡人也好及时找到我!加上我又与原那帮共大的同学联系上了,有着强有力的后劲。
    紧接着,我就将修坟的款打入唯力账户,由他们根据设计方案开始做好一切准备工作,如先后墓碑,并将碑文先刻好,我们回去坟就动土!
    原计划十一月十五日动身,十六日到修水,十七日坟动土。但没想到天气有变,那几天江西好些地方还落了雪。只有临时改变计划,推迟到二十三动身。天气开始转晴了!二十四号回到修水,已是大好晴天。二十五号坟就动工了。搞了整整一天!这次坟修整得令我们非常满意!

发表评论----
  • 上篇文章浔阳晚报对本人的报道:修水作家出书献礼六十华诞
  • 下篇文章外刊评09年度100大思想者 伯南克第1周小川第9
  • Copyright © 2003-2008 钟奋生工作室. 版权所有.湘ICP备0800230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