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钟奋生工作室新闻聚焦 → 文章内容     
击中杭州司机铁片来自货车轮毂 已锁定车型
打印文档
文字 背景 字号 保存设置   浏览次数:
击中杭州司机铁片来自货车轮毂 已锁定车型

作者:不详  来源:本站整理  发布时间:2012-06-04 10:22:25

击中杭州司机铁片来自货车轮毂 已锁定车型

2012年06月04日03:16浙江在线[微博]我要评论(0)
字号:T|T
 

击中杭州司机铁片或来自货车轮毂 已锁定车型

当时吴斌驾驶的就是这辆车。 徐建国 摄

击中杭州司机铁片或来自货车轮毂 已锁定车型

鼓式制动器示意图

  浙江在线06月04日讯英雄已逝,吴斌用1分16秒的生命之火点亮了其他24名乘客的生命之灯。他为这个社会留下的力量,像一颗向善的石子击落水面,在人心间泛起涟漪,层层传播。

  但我们还欠英雄一个答案:那呼啸而来、导致吴斌早逝的肇事铁片到底来自哪里?无锡高速交警如何解开这个疑团,有没有取得实质性的进展?这样的悲剧,会不会再发生,我们该如何“补牢”?

  一个个问号,萦绕在每个人的心头。昨天,记者驱车赶到无锡进行了实地的采访和了解,获得的最新消息是,这块铁片极有可能来自货车轮毂,而车型也基本锁定,目前警方正兵分多路,逐一排查导致吴斌死亡的嫌疑车辆。

  昨天下午4点多钟,记者几经周折,在无锡乡郊的一个不起眼的停车场里,亲眼见到了那辆事故大客车。大客车挡风玻璃和驾驶座位置“伤痕累累”,事发时那致命的一击以一种最直观的方式,展现在眼前。

  大客车的挡风玻璃上,安放着两块牌子,一是“杭锡平安文明线”,一是“省际班车,杭州-无锡”。被飞来铁片击中的部位处于“杭州-无锡”牌子的正上角,刚好对准的是方向盘。一条狭长的小洞,破损向外扩散成蜘蛛网状的“伤疤”。

  车门是关着的,听说记者来自吴斌的家乡,停车场管理员才勉强同意开了车门。

  车门打开,事发现场一览无余:坚硬的方向盘已经有所变形,三四个仪表盘受到重创,周边光秃秃的,线圈脱落在地上,驾驶座座位下小玻璃碎片到处都是。椅子上还挂着吴斌的外套,驾驶座的右侧放着一双球鞋和一只热水壶。窗边缘处,挂着一张上岗证,上面清楚地写着“吴斌”。

  那些采访时听到的描述扑面而来:

  无锡当地客运公司的工作人员说,吴斌在医院中问的最后两个问题是:车怎么样、乘客怎么样?“他还记得自己当时把车停在一车道,那是违反高速上的交通规则的。他心里还挂着工作呀。”

  ……

  事故发生在无锡高速交警三大队的管辖区域。三大队所处的位置就在锡宜高速“无锡西”的出口。主要负责此案的曹副大队长和几位民警,行色匆匆。他委婉地拒绝了记者的采访:“实在很忙,有了调查结果一定及时告知。”

  不过,我们还是从一位知情人处得到了事情的进展情况。

  据他透露,肇事铁片已经经过专家的技术鉴定,基本可以确定为货车轮毂的物件。而根据视频,事发时,对向恰好有一辆红色的货车经过,随后才突然飞出铁片。

  目标是否已经锁定在那辆红色大货车?对此,知情人说,车型基本上是确定的,但是要查到那辆货车并不容易。“查处这个案件也并非仅仅是无锡高速三大队在参与。现在,无锡公安局领导都非常重视,已经增派了人手,多路出击。”他说,我们需要大量地调取收费卡点的信息,事发路段,既有可能是从杭州过来的,也有可能是从其他方向过来的。收集到有用信息后,还必须对可疑车辆的时间、速度进行充分的对比分析,这个难度非常大。

  这一点在昨晚晚些时候,得到了江苏媒体的证实:江苏省公安交巡警部门表示,已对事发时对向车道部分嫌疑车辆逐一核查。

  专业技师分析“铁片由来”——

  如果来自货车轮毂最大可能是制动蹄块

  针对铁块很可能来自对向车道货车轮毂的说法,昨天记者采访了杭州桐江职业技术学校汽车技术教育方面的汪增荣老师。

  他说,从报道刊登的铁块图片和目前透露出来的信息看,如果铁片来自货车轮毂,那么最可能来自制动系统上的制动蹄块。

  由此,汪老师还对汽车制动系统进行了解释。

  他说,制动系统按其制动力传动的方式可分为液压制动系统和气压制动系统。液压制动系统由于传递的动力较小,产生的压力较柔和,故多用于轿车及小型货车上;气压制动传递的动力较大,多用于大、中型客货车上。

  汽车上采用的车轮制动器有鼓式和盘式两大类,鼓式车轮制动器广泛应用于大中型车辆,就是俗称的刹车鼓。

  以东风EQl090汽车为例,汽车的前轮制动器,它由旋转部分、固定部分、张开机构和定位调整机构四个部分组成的。固定部分主要包括制动底板和制动蹄。制动时,鼓式制动器在促动装置作用下向外旋转,外表面的摩擦片压靠到制动鼓的内圆柱面上,对鼓产生制动摩擦力矩。

  因此制动蹄是鼓式制动器最容易磨损的地方,常常需要更换。

  铁片肇事,该追究谁的责任

  律师意见:如果来自货车轮毂,需究责肇事车辆

  就算确认了铁片来自对向货车,依然存在有多种的可能性:

  一、铁片可能来自红色货车的自身车轮毂;

  二、铁片可能是货车上人员扔出来的;

  三、可能是高速路面上的铁片,被快速行驶过的货车轮胎压到,而被带飞起来。

  所以,在找到那辆红色货车,进行比对调查前,确定谁的责任,是蛮棘手的一件事。

  浙江裕丰律师事务所的张锦伟律师认为,如果铁片来自高速路面,可以认为业主单位没有起到对路面障碍物进行及时清理的义务,受害方可以向业主单位索赔。

  如果铁片来自货车本身或是他人故意投掷,那么就要追究肇事车辆及肇事者的责任。这里面还存在一个问题,如果找不到肇事者怎么办?张锦伟说,这就比较麻烦了。“受害人家人只能通过保险理赔及申请交通事故救助金得到部分补偿,但数额不可能很高。”

  大巴司机如何更好地保护自己挡风玻璃能否加厚

  杭州长运:玻璃质量符合标准,将会对司机进行心理辅导

  吴斌的离开留给我们许多思考,而对生命的尊重就是其中之一。悲痛之余,许多读者抛出反问:吴斌用自己的生命做出了警醒,我们该如何保护巴士司机的生命安全?甚至有读者建议,应该加固挡风玻璃,甚至穿上防弹衣也不为过。

  昨天,记者将这个问题抛给杭州长运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总经理王德润。他告诉记者,吴斌师傅驾驶的是德国尼奥普兰,按照国家标准,前挡风玻璃应该是合格并且足够厚的。

  据了解,为了保证汽车玻璃质量,行业内将汽车玻璃按照工艺加工分成A类与B类夹层玻璃、区域钢化玻璃和钢化玻璃四类,其中A类夹层玻璃安全性能最高。国家标准规定,前挡风玻璃必须要使用A类夹层玻璃、B类夹层玻璃或区域钢化玻璃。而吴斌开的那辆德国尼奥普兰的挡风玻璃安全性能达到A类,符合国家标准,能保证2.26千克的铁球从4米高砸下,不破碎。“比如高速公路上一些溅起的小石子射向车子,应该没有危险。”

  对于读者建议加固玻璃、穿防弹衣等,王德润表示感谢,但坦言在现实中很难实现。在他看来,吴斌的意外,属于特殊情况下发生的特殊事情,并非是挡风玻璃的问题。“那一块铁片突然飞出来,加上车速,我们找工程师算过,冲量就像是炮弹射出来一样,再厚的挡风玻璃也无济于事。”

  硬件上难以有所动作,那么软件上呢?王德润提到了心理问题,他也担心吴斌的不幸,会让其他司机对上高速有心理压力:“接下来,我们会特别做好大巴驾驶员的心理辅导工作,尽可能减少这次意外对其他驾驶人员的心理压力。”但他强调,像吴斌一样的岗位责任感仍然是他们打造的重点,“虽然这只是一个个例,但在培训中,我们还是会强调和要求不管发生什么意外,第一时间确保乘客的安全,是处理应急的第一个动作。”

发表评论----
  • 上篇文章共大同学龙年羊城相聚
  • 下篇文章第2期《怀化文学》发表本人中篇小说《卧龙况哥的爱情》
  • Copyright © 2003-2008 钟奋生工作室. 版权所有.湘ICP备160170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