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钟奋生工作室文学评论 → 文章内容     
将艺术融入人生——铁路作家钟奋生和他的小说创作
打印文档
文字 背景 字号 保存设置   浏览次数:
将艺术融入人生——铁路作家钟奋生和他的小说创作

作者:盛夏  来源:本站整理  发布时间:2008-04-30 17:59:54


                                                     (一)
        钟奋生,原名彭光林,现在怀化水电段工作,是我们这群爬格子的人当中最早上鲁迅文学院的,也是《湘西铁路文学》丛书的头本个人作品集子的作者,他在湘西铁路作家群中久以“勤奋高产”而著称。
记得一群文友为一位作家朋友乔迁新居雅聚时,一文友说:“钟奋生,你这个名字太累了,”而钟则笑而不答。当然,那位文友是懂了“钟奋生,为文学终身奋斗追求”而感触颇深所发的。
        钟奋生从70年代初期开始萌发了对文学的爱好,早年毕业于江西共产主义劳动大学。在那大革“文化”之命的年代,他曾手抄过张扬的《归国》(即《第二次握手》)。参加铁路工作后,他仍矢志不移,笔耕不止。1989年到北京鲁迅文学院进修,使他更进一步奠定了自己的写作风格和创作方向。从1978年到1998年这20年间,他先后在全国数十家报刊上发表各类作品共计180万字。
                                                     (二)
        在钟奋生的书斋里,透着浓厚的文化氛围,靠窗的一台电脑与四壁藏书从地到顶。他的剪报资料,分门别类,看上去好不壮观。他的创作档案做得那么认真仔细,让常人很是钦佩。
        他是据我所知比较早使用电脑写作的作家之一。他自费购置两台电脑,一台放在办公室(自己的电脑放在办公室用,恐怕少有),一台放在书房写作。他“高产”的奥秘是:不嗜烟酒,不好应酬,写作时用音乐激发灵感。
        1997年,他的小说《蔡嫂搬家》在《湖南文学》发表后,冷水江市文化馆从事剧本专业创作的范国姿老师,连夸这篇小说写得好,可以改编成电视剧。钟奋生的作品很讲究系列性、规模性、延续性。如果说前些年他以弄“系列”而产生影响,那么近年来却以“小说三题”这种式样出现。如去年推出的《钟奋生小说三题.小把戏.拈阄.点打》均出手不凡。目前,他每天平均以千字的速度推进,已完成了一部30万字的长篇小说初稿。
                                                       (三)
        钟奋生出道很早,在我的心目中,早已经以作家定位。记得作家章剑,在读过钟奋生的《天边滚动的闷雷》这部小说集后说:“钟奋生有大师风范。”
        翻开钟奋生小说集《天边滚动的闷雷》,这部小说集是从他从事文学创作20年的数百篇小说作品中精选出来的,是他的第一部小说集,又是他20年来穿越人生隧道,从事文学创作的人生轨迹。我特别注意到了这部小说集的三个重要特征:一是钟奋生专写生活底层的小人物的喜怒哀乐和人生命运;二是他的作品洋溢着平凡人生活中质朴的人性美;三是他的小说浸透着浓烈的人情味。这三种特征都是人类生命存在追求真、善、美的形态体现。
        《母亲》是我十分喜爱的作品之一。在这篇短篇小说中,通过主人公“我”回到离别多年的故乡,为母亲扫墓过程中所发生的几件事,赞美了劳动人民质朴的情感和美好的心灵。表现了作者对生他养他的母亲的挚诚的爱,纵情讴歌故乡的这片热土,特别是对少年友人细水这个人物的塑造,明显地吸收了鲁讯作品《故乡》的手法,细水和润土是何其相似。这部作品语言朴实,文笔流畅,强烈的自传性和略带忧伤的笔调,极大地增强了作品的艺术感染力和审美情趣,这类小说还有《英嫂》、《少女和她们的父亲》等等。
        《牛胡子轶事》中老实巴交、家境窘迫、靠帮人做蜂窝煤出名的牛胡子,起初助人为乐,无任何报酬地帮人做煤,却被那位“快舌少妇”逼着“像做了亏心事一样”,收了“五块钱打一千斤蜂窝煤”才堵住了那些“被剥削”的罪名的嘴。结果被一篇不足500字的《助人为乐的牛胡子》,弄得最后把蜂窝煤机也卖了,从此不再做煤……
        这类小说还有《化学脑袋的故事》、《妙趣横生话钓鱼》、《夫妻笔耕拾趣》等等。钟奋生笔下的这些小人物形象刻画大约是受了契诃夫的影响,这些生活在最底层的电力工,给水工、牛胡子、化学脑袋等艺术形象倾注了作者满腔激情。
        钟奋生的第三类小说,是我较为喜爱的《浦璞》、《云在飘》、《十字路口》、《不平静的夜》、《银线下的恋歌》、《迎接命运的挑战》和《少女漂泊记》,作家通过对这些小人物生存的困惑以折射人类生存的某种困窘,其中蕴藏了耐人咀嚼的深层含义,是小人物在特定的生存条件下从善为美的灵魂。
        总括起来,钟奋生小说中的生命存在方式是通过对人性美、人情美和生活底层小人物命运的思索展示的,这类小说是钟奋生创作的重头戏。另外两类小说是这一类小说的拓展和注释,即对现实社会生存方式的诘问,善意的调侃。
        对于钟奋生来说,文学是一种信仰,是一种宿命,是一种溶于血脉之中,溶于精、气、神之中的生命存在,他的文学创作是他穿越人生隧道的这样一个过程,他的《天边滚动的闷雷》这部作品就是这个活脱的无处不在的生存过程的结晶。

附:这篇评论发表于:1999年4月

 



 
 
 

钟奋生工作室欢迎您的光临

发表评论----
  • 上篇文章彭光林与红玫瑰
  • 下篇文章知名作家钟奋生先生捐书仪式
  • Copyright © 2003-2008 钟奋生工作室. 版权所有.湘ICP备0800230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