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钟奋生主页文学评论 → 文章内容     
再现尘封的历史岁月——评长篇小说《红玫瑰》
打印文档
文字 背景 字号 保存设置   浏览次数:
再现尘封的历史岁月——评长篇小说《红玫瑰》

作者:盛夏  来源:本站整理  发布时间:2008-05-01 11:30:41


        我读铁路作家钟奋生(湖南省作家协会会员)新近出版的长篇小说《红玫瑰》,我有一个突出的印象,那就是作为一部反映文革时期知青生活与爱情的长篇小说,具有一个完整的故事,闻名全国的江西共产主义劳动大学的一群毕业生走出校门,在玫瑰岭茶场工作及招工奔赴社会各个岗位,这个故事以小说主人公茶场文书琼明灿的自述为线索,贯穿全篇包括文革中大量的政治的、文化的、社会的以及知青群体的爱情生活,那部洋洋30万言作品众多的人物故事以及他们的命运特定的时代背景和庞杂的社会形态,令人想起那个年代那个故事,从这个意义上来说,《红玫瑰》作为一部长篇小说,是成功的!
        很显然,《红玫瑰》是一部自传体或半自传体小说。他在这部小说的《自序》中写到我“想记下我的一段难忘的爱情经历,一口气写了近五十万字的《真情》,脱稿后,那知一搁近二十年。期间,我发表了将近200万字的作品。1999年6月我完全抛弃原稿、重新构思、从头写……”长篇小说由《真情》变成《红玫瑰》,从七十年代来到上个世纪末,前后跨越了整整二十年。
        《红玫瑰》展示的是一个文革特定历史背景下的爱情故事,是一个真情的毁灭、人性的折曲,爱情的悲剧,在这个链环式的爱情故事中,社会生活的重重矛盾,知青群体寻找出路,得已“保护着原汁原味”的再现和展示,钟奋生以敏锐的目光翻阅了那一段尘封的历史。
《红玫瑰》的书名确定颇具意味,作品中的朱美秀、徐艳梅、江美姣都因各自的缘由被称作红玫瑰,或因容貌、或因身世、或因性格等,均与作品中的主人公琼明灿,先后以不同形式发生情感纠葛或恋爱关系。而故事发生的背景及生活场景的茶场也名曰玫瑰岭,而整个小说情节发展的背后总使我感觉有一种玄虚神秘的意味。同时又是一个很有情节吸引力的爱情故事。琼明灿中学时代就萌发了对被称作“红玫瑰”的校花朱美秀的单相思。然而阴差阳错初恋并无结果。第二个被叫做红玫瑰的是与琼明灿一起在江西共大的同学、反腐蚀运动中的受害者徐艳梅,洗澡时因一氧化碳中毒昏死在脚盆里时赤身裸体被琼明灿救起,而相互爱恋却又因“破鞋”、“坏女人”一波三折而夭折。踏上琼明灿的爱情之路的第三个被叫做红玫瑰的江美姣是一位艳压群芳的“玫瑰之顶”,在她十八岁生日这天,她把少女的贞操献给了琼明灿。而江美姣的红玫瑰之名却因一张写明她身世的字条而来,江美姣是3岁那年由养母从汽车站拣来,弃婴的包袱里有一张字条“生于1957年8月18日卯时  红玫瑰”这使琼明灿心灵受到折磨,他要破译他心爱的人身世之谜。然而琼明灿的爱情并不那么纯粹,它掺杂了很多情感的纠葛,而导致了与江美姣爱恋的毁灭,在那特定的历史背景中,人格被严重扭曲而几乎被难以逃脱的悲剧的命运,成为既毁灭自己也毁灭了她们(三个被称作红玫瑰的姑娘)爱情而成为那个年代里政治运动的牺牲品。好在历史翻开了新的一页“二十多年后我回故乡,故乡发生了与我有直接关系的两件事”一天晚上有位美貌的少妇,抛下幼女,从县城新架的桥上跳江而死。她就是江美姣。秀姑告诉我,朱美秀后来上了大学,现在就走红,新当选为县长!人们背地进而戏称她为“处女县长、英姿飒爽”至今没有成家……而他曾倾心相爱的徐艳梅也早已成为他人之妻。《红玫瑰》所叙述的就是一个“有情人末成眷属”的爱情故事。
        《红玫瑰》除了对琼明灿、朱美秀、徐艳梅、江美姣等几个主要人物的精心塑造外,还在同一历史背景中的知青群体形象的塑造,如慧眼识才的谢书记,大老粗的胡场长,风风火火的涂营长,颇有大姐风范的场部妇女主任李晓梅,直来直去的林芳,当广播员的苏小丽,很是风骚的李玲以及爱好写作的胡小琴……林会计、黄医生以及神秘人物刘宁等,这一系列的知青人物形象都为塑造作品中的主要人物而成了成功的铺垫与烘托、一个个都鲜活而生动地矗立在读者面前、庞杂的背景、众多的人物、足见作家驾驭语言的功力。
        初读完长篇小说《红玫瑰》,我脑子就浮现出当年江西共产主义劳动大学和玫瑰茶场那群年轻人,有过知青经历的过来人都能从这一个很美丽又很残缺的爱情故事中找到自己当年生活的影子,尘封已久的初恋又会被《红玫瑰》再度勾起而为之深深的感动和震撼!笔者亦是如此,强烈地产生着为之写点什么的意念,在这种意念的驱使之下,于是又从头至尾逐字逐句重读一遍,使有了以下这些文字。依照我读长篇小说的审美习惯,我以为这是一部思想性与艺术性结合得很好的作品,它所表现的不仅仅是一个缠绵的爱情悲剧,之所以引起我产生心灵的震颤,是小说通过那个特定的年代而再现了“广阔天地”里那一段历史的断想,读者决不会满足于它表面的故事情节,而是会进一步的思考,那一代人的爱情为什么会波折,人性会被毁灭,伦理道德面被沦表。从这个角度来看,假如把《红玫瑰》当作一部可读性的爱情小说,这便完全违背了作家的初衷。走进这个故事,如同翻阅了那段尘封的历史,钟奋生正是以他二十年的孕育,以作家的灵性而激活了那一段历史,《红玫瑰》给我的启示远远超过了小说的本身,我以为这是一部值得一读的现实主义的社会小说。读者不妨一读。

        附:此篇文章发表于2002年

 


   



 
 
 

钟奋生工作室欢迎您的光临


 

发表评论----
  • 上篇文章知名作家钟奋生先生捐书仪式
  • 下篇文章一位人品文品双馨的“铁路作家”
  • Copyright © 2003-2008 钟奋生工作室. 版权所有.湘ICP备1101124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