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钟奋生主页长篇连载记实写真 → 文章内容     
长篇记实文学——渝怀之歌(39)
打印文档
文字 背景 字号 保存设置   浏览次数:
长篇记实文学——渝怀之歌(39)

作者:钟奋生  来源:本站整理  发布时间:2015-01-01 11:49:26

工区搬家的故事

    一早,工区后山腰的晨雾还没有散去,18名职工就高高兴兴开始打扫着新楼的卫生。食堂管理员买来许多菜,准备好好地庆祝一下。

    2012111,铜仁桥隧工区院内洋溢着喜庆,今天工区将搬新家。搬新家,自然要放鞭炮。工务人实在,鞭炮也放得实实在在。有点象除夕晚上喜迎新年的钟声,鞭炮放得震耳欲聋!

    有一位中年汉子,老远听到鞭炮声,信步走来。他望着鞭炮升腾的青烟,神情更兴奋了。人群中,有人发现了他,一位职工唤了声“陈书记”,还有位看上去年纪比较大的职工,呼了一声“宪哥”。他向他们招着手,笑容伴随着满面红光在向外扩散……

    他是926任铜仁桥隧车间党支部书记的,今日恰好37天。鞭炮烟云笼罩的工区,在他的眼前瞬间化作一栋侗族鼓楼。鼓楼的造型十分别致,它的底部为四方形,楼顶是多角形状,楼的层数均为单数……他从小就爱欣赏故乡这种建筑,他是新晃侗族人。

    是该好好庆贺了。早些日,段里拨些银子,工区进行了一次较大的翻修,房子鸟枪换炮不容易呵!

    我们这位新上任的书记,面对一个新环境,又遇到身边一个工区搬新家,四周喜庆的氛围,立即感染上了他,内心升腾起一种无形的自豪感……

    原来房子陈旧,还漏雨呢!现在好了,一眼望去,楼房显得气派。窗明几亮,透着祥和。两层楼的正中上方刷了一个大大的“和”字。房屋两边正中位置,分别写有:天时地利人和 和谐平安铁路

房屋翻修,摇身一变,简直就成为一栋新楼!他们便进入“最美工区”行列,展现出了一种崭新的渝怀线风貌。这是后话。

    此刻,陈书记被职工团团围住,他正与他们打得火热。一位职工眼尖,有些吃惊的冲着大伙说:

    瞧!那边来了一大帮人!

    是哩,不太象来贺喜的!

    会不会是来找麻烦的……

    怎么回事?!陈书记在部队呆过几年,凭着军人的特有素质,他敏感到这帮人来者不善……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这帮人确实是来找麻烦的。原来铜仁禁止燃放鞭炮已经两年了。突然间鞭炮响起,无疑,将当地有关部门惊动了!

    谁叫你们燃放鞭炮的?

    我们搬新家,喜庆,放个炮庆贺庆贺一下。

    可是,你们违反了市里禁止燃放鞭炮的规定!

    这个我们不知道……

    陈书记摆了摆手,要大家都不要争了。他与他们去将这桩事处理一下。他递给那位负责人一张名片,负责人看了一下名片,知道他说话算数。他说,走吧。走就走。

    他要职工呆在工区别动,他去处理一下就来。这边一大帮人,夹着他一个人。他神态自若,还微微含着笑,大有关云长单刀赴会的气势。一路,他就在想,十八大马上就要召开了,稳定是大局,不能在这节骨眼上出问题。作为一个党支部书记,就是要有处理危急事件的应变能力!尽可能化解矛盾,不使它激化……

我们这位新上任的党支部书记,遇上这桩“麻烦事”。他应怎样处理?怎样才能逢凶化吉呢?这是他即将要面对,也是他正在思考的棘手问题。

    坐在他对面的是城区办事处书记,似乎稳操胜券,神态变得严肃起来:

    铜仁禁鞭炮,已经禁了两年了。你们怎么还在这里搞呢?!

    陈书记脸也很快沉下去。脱口而答,违反了禁令,燃放鞭炮是我们不对,但我们确实不知道……

    禁了两年,还不知道!

    这时,城区办事处书记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禁令”,打开给他看,似乎想彻底镇服他。陈书记匆匆扫了一眼,目光直逼着他:

    我们确实不知道。他必须沉着应战,反守为攻!

    第一,我们没订当地的报纸,看不到禁止燃放鞭炮的禁令;第二,我们没有装市有线电视,工区现在看的电视是卫星锅子,收不到当地台。其实,早在工区成立时,我们就多次向有关部门反映,要装有线电视,可是有关部门讲我们这是郊区,要两万块钱一户。现在你们的禁令写得明明白白,是城市禁燃,并没有提到郊区。那么,我想问你:这里是属于城市还是郊区?如果列为“城市”,为什么要按郊区收我们两万块钱一户的电视安装费?既然是郊区,就不在城市禁燃之内,什么又要来找我们的麻烦?第三,你说禁了两年,除了电视报纸这一块,你们哪个与我们送了一份宣传资料没有?你们来过一个人上门跟我们做过宣传没有? 禁燃两年了,怎么还存在我们这片盲区与死角呢?换言之,你们的工作做到位了吗?……

    那位领导见自己无形之中,站在“被告席”上了,开始感到尴尬,目光望着窗外。突然想到有点事,他说我要先走。

    城区办事处书记走后,接待人员开始与他交涉实质性问题。

    不管怎么样,你还是要配合我们工作。

    肯定要配合你们。不配合你,我就不会来。

    按规定,那要得接受罚款啦!

    罚款可以呀,第一,我没有财务;第二,如果你要罚款的话,我只有通知我单位来人啦。如果影响我安全生产的话,你要有个交待……

    了解到事情的原委后,接待人员口气松了下来:

    既然这样,罚款就免了。那我们要报这个材料,你到上面签个字,总行吧?因为市里几名主要领导家就住在火车站附近,听到鞭炮声,督促我们来过问此事,请你理解。

    这个没问题……

陈书记潇洒的迈出派出所的大门,隐隐约约感到这个吉日多少还是有些不顺。祸不单行,今天还会出别的事吗?整个铜仁车站怎么感觉静悄悄?第六感观使他觉得有些不对劲,静静的钢轨,不时有行人横过,怎么就没有车轮在上面滚动呢?容不得他多想,他进入铜仁桥隧工区了。一顿丰盛的午宴在等待着他……

惊震路内外渝怀线“11.1”水害大事故,正在人们没有任何预兆的情况,突然石破天惊似的爆发……

唉,这是后话。

发表评论----
  • 上篇文章长篇记实文学——渝怀之歌(38)
  • 下篇文章长篇记实文学——渝怀之歌(40)
  • Copyright © 2003-2008 钟奋生工作室. 版权所有.湘ICP备1101124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