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钟奋生主页长篇连载记实写真 → 文章内容     
长篇记实文学——渝怀之歌(42)
打印文档
文字 背景 字号 保存设置   浏览次数:
长篇记实文学——渝怀之歌(42)

作者:钟奋生  来源:本站整理  发布时间:2015-01-01 12:16:51

流浪狗——小黑

    铜仁线路车间有一条母狗,特别有魅力。几乎成了火车站片区四周的“明星”,不少公狗慕名前来与她相会。连铁通公司的那只大黑狗,三天两头也直蹿到院子外,想与她亲密接触。谁知这只漂亮的母狗嫌它长得不够帅气,完全不屑一顾!这只骄傲的大母狗名叫小黑,是一只过早离开母亲怀胞的流浪狗。

    那是去年春暖花开的季节,迎着朝霞,桃映线路工区职工在上班途中,意外发现铁路边有四只蠕蠕而动,才刚满月的狗崽!它们似乎还在寻找着母亲的乳头,看上去饿极了。养路工人一个个铁骨柔心,见此情此景,不由奔上前去,将它们一只只抱在怀里……

    桃映是贵州一个民族风情浓厚的少数民族小镇。主要民族成分为:土家族、苗族、羌族。当地村民有这样的风俗:家里狗生了一窝狗崽,如果没有人到家里来讨要小狗喂养,又嫌养的太多,那么就会把一窝小狗放到大路边,让需要的人带回家去喂养。

    工区将这个情况向车间汇报,唐主任闻讯一阵欣喜,表示需要领养其中一只。他一眼瞄正了那只母狗崽,将她抱回来。母狗比公狗更尽责。日后他们下现场跟班时,有了她就可以与车间看家防盗。另外三只狗,分别被送给了桃映车站和工区职工。由于这只乳母狗刚来时毛是灰黑色的,所以大家都叫她“小黑”。

    唐主任给予小黑更多的关爱与呵护。经常利于休息时间给她洗澡,与她细心的整理毛发。他与这只流浪狗洗澡与整理毛发时,常常会想,她如果没遇到我们这些养路工,命运会怎样呢?将会被那个路人捡去?被人捡去后的遭遇又会怎样?也许是个穷得叮当响的山民,自己的温饱都没有解决,你还想在哪里吃到好东西吗?主人还有耐心跟你洗澡梳毛吗?唉,有人收留,还算是你的幸运呢!如果你们呆在那里,一直不见路人,不就会活活饿死?!或者跑上铁路被火车压死……

    想到这些,他有些感伤。感伤的情绪稍一扩散,就联想到他自己……

    他原在深圳当兵,83年退伍入路后,在工务段南征北战干过许多部门。塘豹当班长,艮山口任工长,通道、靖州任领工员……97年在段调度,98年又返回靖州……8年后,调段安调科,只呆半年又回到靖州……2008年底,调渝怀线锦和线路车间任主任,200910月,又回到靖州线路车间任主任;201110份,还调芷江当了两个月的党支部书记。20111231,调到铜仁线路车间任主任至今……

    从某种意思上来讲,他不也是在“飘泊流浪”?他的人生可以写本书,小黑,你知道吗?小黑用母性的眼神望着他,似乎已经读懂了他的人生。

    随着时光的流逝,小黑渐渐长大。那种母性的目光,越来越变得深沉而又温柔了!她毛发逐渐变成栗子黄色,而且毛发越来越光亮,身体越来越健壮了!

    小黑长得活泼可爱,车间干部非常喜欢它。每当人们下班组返回到车间时,她会奔出很远来迎接,并挺兴奋地在你身边欢跳。小黑很聪明,听觉很灵敏,每当熟人到车间虽然隔着门,她会跑到大门口去迎接;如是陌生人隔门虽未看见,她也会大声狂吠,提醒车间大院内的人注意,有陌生人的到来。当然,她又是一条人们放心的母狗,不会乱咬人,或者说从没有咬过人……

    每逢食堂弄好菜,小黑最先闻到信息。往往蹲在桌子旁边,神态自若的吐着舌头,等待着主人的到来。其实,它抬头轻易就能吃到桌上的菜。偶尔也有肚子饿又极想吃的时候,那怕厨房无人,她也会强忍着,决不越雷池一步。顶多只会声音小得象蚊子,轻轻的稍带抗议式的尖叫。主人都上桌了,丢下一根骨头,一块肉什么的,她才会美美的细细的开始津津有味的吃着……

    天有不测风云。那天唐主任遇到一桩烦心事,自己一辆心爱的私家车停靠在车站广场一角路边,不违反交通规则,也不存在任何安全隐患。谁知车刚停稳,偏偏此刻一辆车慌不择路,迎面开来还是在他的车上刮了一下。无疑,对方全责。但又能怎么样呢?那辆车主恰遇到债主,想逃没跑掉,前面还有停车,只有人弃车逃跑了!司机不见踪影,他的车就算白刮了!损失虽不大,心里窝了一肚子瘟火。怏怏回到车间,早过了吃中饭的时间。他边吃饭边在想心思。小黑遇到主人,心情却非常欢快!围着他直转。眼睛贪婪的盯着他的碗,暗暗摇动着尾巴,又自下而上,转向盯着他那张不停喃动着的嘴。似乎在想,他正挟在筷子上的那块肉,怎么不顺手抛给她呢!唐主任见此情景,眼睛直喷火!将军式的大手不由一挥,象人与人对话的口气,话语不轻不重,却透着威严与愤怒:你跟我出去!

    小黑匆匆望了他一眼,估计只有一秒钟,就赶快夹着尾巴,灰溜溜的走了。然后倦伏在车间门口,目光望着远方,好一阵,神态才渐渐变得安祥起来……

    这就是流浪狗小黑。一条能够坚决执行主人命令的狗。

发表评论----
  • 上篇文章长篇记实文学——渝怀之歌(41)
  • 下篇文章微信圈,串起悠悠岁月情
  • Copyright © 2003-2008 钟奋生工作室. 版权所有.湘ICP备1101124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