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玫瑰

——知青爱情长篇小说《红玫瑰》(76)

字号+ 作者:钟奋生 来源:未知 2018-07-05 11:05

1 2000年5月沈阳出版社.jpg


76 

 我正在寻找吴希玉呢。上次到余漆匠家偶尔得知他姐姐的下落后,我就想将这个信息告诉他。记得他跟我讲过他家下放在大山口公社,去了几封信打听他的下落,他都没有回音。问了好些同学,也都不清楚他的情况。再后来,听我二姐说,他父亲在大山口病故了。我猜他也离开了那里,没想到他到黄古坳林场去了!我要这位姐姐带封信给吴希玉,她欣然答应。她在这里呆了几天就回黄古坳去了。

 想到吴希玉,我自然想到余漆匠,想与他们好好聊聊,我要将吴希玉的情况告诉他们。许久不见他,真还想他了。那麸子酒在诱惑着我,我还想吃他“小婆子”弄的腊肉炒干笋呢!我该与余漆匠好好吐吐心里话了。这一回,麸子酒一定要喝够,一醉方休……

 我到场部打听,讲余漆匠早就不在这边做了。那个星期天,我特地奔到宁都镇去拜访他。我来到余漆匠家,门是关着的,我敲门,门吱哑一声开了:

 “你找谁?”开门的是一个干部模样的中年人。

 “我找错啦?我找……”

 我正奇怪,怎么开门的不是余漆匠呢?就在这时,里面传来一个甜甜的声音:

 “琼文书,稀客呀!”里面奔出来的竟是胡小琴!“这是我爸!”

 “快!进屋坐!”

 我真有点丈二和尚摸不到头了!我到过这里两次,应该不会搞错的。这栋木板房一点没变,门口也是有条小溪……怎么阴差阳错似的走到胡小琴家来了! 这位公社武装部的部长,只怕我是专程到这里来玩的,非常热情。而且看得出,他知道我这个“琼文书”是谁了。徐医生也从里面奔出来了!他们象众星捧月似的将我拥进他们的房间,三个人都对我亲热得不得了。面对这个场面,我也只有将错就错了。我说到镇上办点事,顺便进来看看。徐医生忙着与我泡茶,她要我现在晓得地方了,有空就常到他们家来玩。她还说黄明雪回信又提到了我,讲我是个最值得信赖的人。

 “是你干妈告诉你的吧?”胡小琴热情的与我交谈,“她到我这来过一次,她来时我们才搬过来三天。”

 “你们原来住在那?”我借机问。

 “住在公社里面,那里房子小。”

 “这栋房子原来是谁的呢?”

 “就是经常在我们场干活的那个余漆匠的。他老婆是个现行反革命呢!公安局来抓她,他们就跑了。这栋房子公社就没收了。我们就买下来了。”

 我这才清楚事情的真相,原来余漆匠他们弃屋逃难去了。我与黄明雪又恢复了通信联系,我也寄了一张近照给他。我还与吴希玉联系上了。他说现在林场还很忙,抽空他一定会开车来看我。他信中还说,他们准备国庆结婚,到时候一定开车来将我接到黄古坳去喝他的喜酒。他姐姐的事,我只有见了面才好告诉他,因为太敏感了。

 又到了一个星期天,太阳是早早出来了,我则睡在床上迟迟懒得起来。这些天艰苦的开荒劳动,确实是累了,躺在床上还有些腰酸背疼。早饭也懒得吃,一觉睡到十一点多钟,爬起来漱口洗脸完毕,手表的指针就指到十二点了。看到这块她与我买来的半钢防震的宝石花手表,又触使想到原来她给我的种种好处,心里头那块巨大的疙瘩更无法解开了。

 我来到食堂,熊校长告诉我,我早晨那钵饭小吴拿去吃了,讲我老不来吃,他一个熟人来了。中午则是以他的名义登我的餐,他到镇上去了,中饭是不回来吃的。

 “你知道么?五队那个玩蛇的小子,遭蛇咬了!”熊校长告诉我。

 “是不是范文敬?!”我惊呼起来。

 “是姓范吧。送到镇医院去了。怕是抢救不活了。讲是毒血都封喉了。”

 我头脑只觉嗡的一声,拔腿就往镇医院奔!

 “小琼!小琼!你吃了饭再去呀……”

 我刚奔上公路,就见那里围了好些家属妇女,她们正是在谈论范文敬的事。讲人从镇医生送回来了。已经死了。

 “他是抓那条眼镜王蛇,让蛇咬到了虎口呀!”

 “那条蛇还是被他捉到了!他把蛇头砍下捣烂敷在伤口上,想以毒攻毒救命,还是晚了一步!”

 “那条蛇厉害呢!附近有个农民那年来摘茶籽,也是被这条蛇咬死的,咬在脚上,被人背进屋就断气了。范文敬好几回想来收拾这条蛇,都没抓到。蛇一见他就躲,蛇还是怕他。今天他不是来抓蛇的,是到下面塘里去钓鱼。没想到在塘边又恰好遇到它,真是冤家路窄。他以往抓蛇手上都要涂蛇药的,今天他不准备抓蛇,手上就没有搽药。这条蛇见他还是想逃,被他上前去一把就抓住了。蛇太大,他提不太起,又没有人敢上来帮忙。他那只右手松一下,蛇就反过头来咬住了他的虎口!”

 “听他妈讲,主要是他手上没搽蛇药,搽了蛇药你去抓它,蛇就一身软,挺老实。文敬抓到这条蛇的时候,蛇一身都是硬的,好粗好大握着它蛮费劲。他是想换一下手,蛇就反回头咬住了他!文敬胆子也大,忙从腰上掏出刀就将蛇头给割下了!他脸上到处都溅着蛇血呢!”

 “他本来还有三粒救命的蛇药呀,那个药只要吃下去就没事,是他师傅留给他的。去年有一个人遭蛇咬,他又给人家了。他妈讲,他广东师傅给了他一小瓶;那是祖传下来的秘方!唉,他都是拿去救人家的命了。”

 “他是个忠厚的后生呀,平时没有多话讲……”

 我听不下去了,拔腿就往五队奔。一口气奔到他家。只见他躺在一块门板上,象安祥的睡熟了一样。他的头前放着一个编织袋,袋里不知放着什么东西。袋上则压着一个挺大的香钵,香钵中几束香正燃飘着青烟。

 “琼文书,你也来啦,要你费心了。”他爸冲着我说,“王队长带人到镇上买棺材去了,谁也没想到会出这种事……”

 他妈见我眼睛盯着那纺织袋,细声告诉我,纺织袋里装得就是那条眼镜王蛇。这是条老蛇,四八年咬死过人,五二年咬死过人,六三年咬死过人,七0年咬死过人。都是水牯村的农民。加上范文敬,这条蛇先后欠了五条人命。

 “水牯村的人刚才还到这里来放了鞭炮,夸文敬是个有胆的好后生,而且为民除了害。”她妈哽咽着噙着泪花继续说,“不是他大意失手,这条蛇是被他稳稳当当扛回来了。他还跟我说过,如果捕到了这条蛇,蛇胆一定送给你吃,他记着你的恩呢……”

 我拿不出话安慰他的父母,只有搬个凳坐在范文敬的身边,紧紧陪伴着他……


相关文章
  • ——知青爱情长篇小说《红玫瑰》(80)

    ——知青爱情长篇小说《红玫瑰》(80)

    2018-07-05 11:07

  • ——知青爱情长篇小说《红玫瑰》(79)

    ——知青爱情长篇小说《红玫瑰》(79)

    2018-07-05 11:07

  • ——知青爱情长篇小说《红玫瑰》(78)

    ——知青爱情长篇小说《红玫瑰》(78)

    2018-07-05 11:06

  • ——知青爱情长篇小说《红玫瑰》(77)

    ——知青爱情长篇小说《红玫瑰》(77)

    2018-07-05 11:05

编辑推荐编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