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玫瑰

——知青爱情长篇小说《红玫瑰》(78)

字号+ 作者:钟奋生 来源:未知 2018-07-05 11:06

1 2000年5月沈阳出版社.jpg


78

 我将红绸缎布慢慢打开,里面包着的竟是她两条乌黑粗大的长辫子!我的整个心颤抖了!怪不得她人象变了形,我猛然认不出她了!我将这个红包珍藏好,心里确实有一股说不出的滋味。我只觉得鼻子发酸,泪水禁不住脱眶而出……是呵,她是圣洁的,她是纯真的,她那颗心经受了时光的洗礼,变得更加光辉照人。青春的纯真友情重于一切!这个时候我千万不能对她想入非非,不能对她有丝毫的玷污……我心里在默默告诫自己。

 朱美秀走后的第二天,广播里就传来震憾世界的噩耗:中国人民的伟大领袖毛主席与世长逝了!那些日,场里举行了一系列的悼念活动,场会议室正中悬挂着毛主席的遗像,遗像旁摆放了不少花圈。遗像上的那几个“伟大领袖毛主席永垂不朽”的大字是胡场长请老石写的,涂营长知道内情后,那天忙奔到会议室来提醒他,要他将这幅字赶快撤下来,换过个人写,怕犯政治错误。这样极其庄重的事,怎么能让一个家庭出身是大地主的人干!胡场长经他这一讲,到底有些害怕。我正在帮忙与他布置会议室,他神情焦虑的问我怎么办才好。我听后有些愤然:请人再写,讲得好听,这样的大字是一般人写得出来的吗?这样的人才是一下就能找到的吗?制茶厂老丰的字写得好,可老丰的家庭出身也出不行,还有场部的殷会计,家庭成份也是资本家。下午第一批人就要到这里来开悼念会了,现在都快十二点了,那来得及!再说,除了涂营长谁也不会往这层意思上想。经我这一开导,这幅字才没有撤下来。陈书记进来,表扬我们的悼念会场布置得好,还夸老石那几个字写得不错,胡场长这才脸上露出了笑容。

 那些天,又传说镇上有什么电视看了。看过的人说,象看小电影似的,不过里面播的都是些新闻节目。熊队长便邀我去看,干妈也来了兴趣要跟我们一道去。陈铁匠则不想去,白天干活累了,夜里早早就上了床。我们带着手电筒,步行七八里路奔到宁都镇。宁都公社确实新买了一台黑白电视机,电视机就摆在广场舞台的正中,台下有上千人来看。我们挤在中间,由于隔得太远,只能听点声音,图像是无法看清的。都是播首都北京悼念毛主席逝世的一些活动内容,这是我平生以来第一次看电视,也是第一次听说到电视。以后的几天,我们天天晚上坚持来,而且尽可能来早点,好站在前面,看清一些图像。一天晚上,胡小琴悄悄将我、熊队长和我干妈喊到一边去,她说公社还买了一台电视机,放在里面的会议室里。那里空着呢,只他们几个干部看。公社门口都有民兵持枪守卫,一般人是进不去的。胡小琴父亲是武装部长,自然与那些民兵都熟,她将我们三人领进去,我们总算清楚舒服的看了一晚电视。

 就在这天晚上,当我们看完电视返回到二队时,一个不祥的消息在等待着我们:陈书记得到急病,送到镇医院去了!我们又返回赶赴镇医院,我们场有好些干部都在那里。

 “是脑溢血呀,发病快得很!”胡场长告诉我们,“开会开得好好的,突然间他倒下去就不行……”

 他话还没有讲完,就听见抢救室内传来哭声!有一个哭声我分辨得出,那是李晓梅的哭声!人太多,我们挤不进去,不多久陈书记就被抬了出来。他就这样走了,终年才五十五岁……

 一个月后,在举国上下一片欢庆粉碎“四人帮”的胜利声中,李晓梅被县里正式任命担任玫瑰岭茶场第三届党委书记。她上任的第一天,就专程到了我那。她告诉我,陈书记原来安排我是准备接熊队长的手,他年底就要退下来了。她现在则要将我调回场部,继续搞文书。配合她把根基打牢,她再将我另作安排。

 “这事我还要主持开一次场领导会再定,”她临出门时这么说,“你的前途是光明的!你要争口气给那个姓江的看看!这两年,如果场里有上大学的指标,我也会优先考虑你!”

  李晓梅担任党委书记了,我眼前确实亮堂了许多,但我的精神还是振作不起来。李晓梅这时才告诉我,她快结婚了。她爱人是她的同学,也是从城里当兵出去的,现是部队的团级干部。朱美秀也从县城茶厂抽调到县革委搞秘书了。她给我来了一封简短的信,告诉了我这个信息。这年国庆,朱大鹏也结婚了。我参加完吴希玉的婚礼,又去喝了大鹏的喜酒,他真的请了一百桌!他找的对象是位上海知青,当时还没有工作。不过她马上要到澳门去继承遗产,大鹏也要跟她过去,那边有好几个工厂。这些无疑都极大的触动了我的“隐痛”,加深了我心灵深处的创伤。我至今仍在想着她,尽管她变心了,早是人家的人了,我还在默默的回味着我们那段热恋的日子,她是那么顺从着我,爱恋着我。我们没有因什么不愉快的事红过脸,我心上这朵花就这样让罗明给糟蹋了!一天晚上,我猛然意识到罗明对我有“夺妻之仇”!这个仇我不得不报!我想争口气给罗明看,找到‘艳压群芳’的‘玫瑰之顶’,没想到这小子魔掌又往她身上伸了!真正窝囊的还是我!想到“报仇雪恨”,我眼前闪现出了我那位“神奇”的同庚姐姐,我要她教我“飞刀”的绝技,这样除掉罗明就会万无一失……她不是说“算了,料你也没有那个胆量”么? 到时候就看我的了!如果与她联合起来干?她那个杀猪的男人也参加;就最保险了……

 我产生了这个危险念头,神情变得异常亢奋,而且立即要赋予于行动!第二天一早我就去向熊队长请假,由于今天是礼拜,他还睡在床上。我说要回城里去一趟,他也不问进城有什么事,只问我要几天假,我说五天,他就批了五天。为了这次行动得绝对保密,我进城后不准备住到家里,在车站附近的旅店呆一晚,再转车到黄古坳……我没带任何行李,身上却放有我所有的积蓄两百块钱。我临出门时,脑海中突然又响起了那个宏亮的声音:

 不废情海终生流,向着明天奔放急。

 姣妹象征动脉血,鲜血停止生命息。

 我凝视着远方,心潮澎湃,除掉罗明的决心更坚定了!我先到范文敬家,掏出一百元钱给他妈,也表示我对文敬悼念的一点心意。只是有个请求,想要他妈将他那把小刀送给我,我好留着作个纪念。

 “幸好我没把它放到棺材里去呢!他爸都放进去了,又被我拿出来了。”他妈有些欣喜地说,“我就有这个预感,可能还有用途,果真你就来要。你放在身上就不怕遇到蛇了。蛇嗅觉灵得很,闻到那个气味,它见你老远就要躲了。这是最好的钢的呢!据讲是一种什么‘乌伏钢’,我用它还砍过狗骨头,用锤子使劲在刀背上敲,狗骨头剁断了,刀口竟没缺一丝印子。他师傅讲,这把刀当年义和团用过,还杀死过好几个洋鬼子!这是你问着要,其他人我是舍不得给的呢!”

 我右手接过刀,将它紧紧的握着,左手也不由握紧了拳,牙齿也使劲在咬紧,心想这下除掉罗明是万无一失了。我心里还暗暗祈祷:范文敬,你在冥冥之中,助我一臂之力吧!

 我又回到宿舍,想想还是应该给世人留几个字。我在一张纸上写道:

 除掉罗明,洗刷心头之恨!

 我将房门带关,懒得上锁。这个世界都没什么留恋的,我还留恋房间的东西么?就是有人放把火将这栋屋烧掉,与我又有何相干?我心里明白,杀人是要偿命的。我为民除害,也值得。正如范文敬与眼镜王蛇同归于尽一样,我也作好了与罗明同归于尽的思想准备。我站在门前,凝视着天际,天际象有闷雷滚动的声音。直觉告诉我,可以赴镇搭车进城了。当我正准备离开,隐隐约约好象后面有谁在叫我:

 “小琼,小琼!”

 我懒得回头,迈开坚实的步子就往前走。这时一只手搭在我肩上,还显得挺有力度。我回头一看,原来是熊校长!他理了发,胡子也刮了,人精神多了。

 “我知道你精神压力太大,思想上那个疙瘩还解不开。”他含笑道,“你想知道我的一些秘密吗?来,我带你去看一样东西。”

 我跟他来到他房间,他要我帮他将那把锄头带上,他要带我到一个地方去。我困惑了,他要将我带到那去?拿锄头干什么?

 “你先别问这么多,到那你就知道了。”


相关文章
  • ——知青爱情长篇小说《红玫瑰》(80)

    ——知青爱情长篇小说《红玫瑰》(80)

    2018-07-05 11:07

  • ——知青爱情长篇小说《红玫瑰》(79)

    ——知青爱情长篇小说《红玫瑰》(79)

    2018-07-05 11:07

  • ——知青爱情长篇小说《红玫瑰》(77)

    ——知青爱情长篇小说《红玫瑰》(77)

    2018-07-05 11:05

  • ——知青爱情长篇小说《红玫瑰》(76)

    ——知青爱情长篇小说《红玫瑰》(76)

    2018-07-05 11:05

编辑推荐编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