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玫瑰

——知青爱情长篇小说《红玫瑰》(80)

字号+ 作者:钟奋生 来源:未知 2018-07-05 11:07

1 2000年5月沈阳出版社.jpg


80

 这天晚上,熊校长要我到他那去赴宴,他多弄了两个菜,又在场部代销店打了半斤白酒。我们边喝边聊,我将自己的爱情经历与他述说,他也将文革中的遭遇向我倾吐,他说计算过,开他的大小批斗会有一百多场!当然好多次都有好心人保他,当批斗会开到他将要挨打的阶段或当他打得比较厉害时,就会有好心人找个什么理由,强行将他押出会场,一直将他护送到家门口才释放,他是拣来一条命。我们聊到十点多钟,尽管他还有满肚子的话要说,我见时间不早了怕影响他的休息,只得告辞。那知快十二点了,我正上床睡觉。他又敲我的门,而且敲得挺急,我暗吃一惊!莫他出了什么事?我赶快开门,他则满面春风冲了进来:

 “今晚确实很兴奋!填了首词,你拿去看看。”

 他将他填词给我,又情不自禁地咏起来:

           贺新郎

 风物今宵最。望遥天,银河泛彩。碧空流翠。青鸟多情衔喜讯,秦镜照彻泾渭。数潘鬓,秋霜暗褪。老杜长歌情似酒,月窥窗,约得花休睡。擎玉盏,心先醉。狂阮曾谙凄凉味。是难忘,灵萱昼萎,幽兰夕瘁。魂断江南芳草路。寸寸忠肠欲碎。寄愁思,一掬红泪。何幸东君施雨露。又朝晖,暖遍干山惠。欢与笑,从头汇!

 我送走了他,心里不由又新添了一份失落感。就在这天晚上,李晓梅到我房间来了。她本来就充满着青春的活动,这会更是满面春风。

 “明灿,你的事有着落了!在场领导会上,他们都赞成我的建议,先将你调场部搞文书!我们是老邻舍,你要好好配合我干两年!下个星期你就到场部去报到,与刘文书搞移交,他还是调回制茶厂。他到城里开会去了,估计要四五天后才能回场。他是个难得的技术人才,搞文书还是误了他。”

 她很是兴奋,坐在我床上将她一些设想向我倾吐:

 “我的一些思路,跟陈书记不太一样。我是不赞成这么大规模开荒的。我下去了解了一下,这样没完没了的开荒,已经有了一些负面效应。最明显的是一队,荒开了不少,现在又荒了不少。开始不觉得,现在好多人有怨气了。这次我就明确规定了,赶快停止开荒!”她讲到这里,大概有些口干了,自己动手泡了杯茶,还给我泡了一杯,弄得我哭笑不得。“停止开荒并不等于按部就班套原来的搞,我看我们场搞副业的潜力很大!每个队实际上都可以因地制宜搞些副业,象养猪、养鸡、种菜呀什么的,准备每个队都成立一个副业队!先解决自己的伙食问题,搞得好还可以拿进城去卖!我们的人员这么多,是可以合理分流一下。再就是在茶叶的推销上搞些攻关,现在我们的包装不行,要派人到外面去学一学。要跟广东那边搞好联系,老户主不能失去,重要的是要结识新户主。我要将茶场搞得火热起来!如果说新官上任三把火,我就从这些地方开始烧起!你就配合我搞好宣传!当然,先要搞试点,试点决定设在六排!许细流我要好好用他一下,让他担任副业队的队长,他还是很有心计的!”

 她在这里聊了两个多小时才走。想到我又要调回场部搞文书,心里是甜滋滋的。我还是决定回城里一趟,我要将这个喜讯告诉我母亲和大姐,我决定要好好在玫瑰岭茶场干出一番事业来!我还想到城里找美秀好好聊聊,如果有这种可能,我还真为望能与她恢复爱情关系!哪里摔倒了,就要在哪里爬起来!我心里坚定地说!

 第二天一早,我先来到场部,看有没有车子进城去。非常遗憾,进城的车子都还没回来。我又到了李晓梅那,问她有什么要我带回家?她说前不久已经回去了一趟,没什么带的。这时搭第一班车是不行了,第二班车是上午十点半从这里发车。我来到宁都镇汽车站,汽车晚了些点,到十点五十分开才进站。清早一班车这里是始发站,这一班车是从城里开来的。正当我夹在人群中准备上车时,猛然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

 “琼文书!琼文书……”胡小琴骑着自行车在朝我疾奔而来,“不要上车……”

 我敏感到她找我准有什么急事,心里不由紧张起来!没有要紧的事,她是不会骑自行车奔到这里来的。

 “铁路上来了两个人,”她下车就粗气喘喘地说,“他们是来找你的!”

 “铁路上来的人?”我不由大吃一惊,我只怕是自己听错。“找我?”

 “他们现在队部呢。是我将他们从场部带来的!”

 她帮我将票退了。我骑上自行车,带上她直奔队部。到那才得知,命运又有了新的转折,我要调进铁路了!铁路上来的两个人,一位是小伙子,头发往后梳着,样子显得老成文静。另一个戴着一个鸭嘴帽,年约四十开外,看上去人就显得很亲热。他告诉我,他姓黄,是我二哥的同事,而且都是从株洲调过来的,关系还不一般。这位这小伙子则是分局人事科的,姓朱。

 “真是好不容易搞了一个招工指标!”黄同志说,“现在就是急了点,要马上赶去报到,正是因为时间紧,我们才亲自将调令带来。你看真巧!我们在城里偶然看到街上停了一部你们场的车,上去一打听,开车的小伙子正是你共大的同学!他见事情紧,就专程开车将我们送来了。他在城里还没有办完事呢!”

 “场里该没有问题吧?”小朱有些担心,“我们刚才到场部,那个广播员告诉我们,茶场正准备大培养你呢!”

 “没问题,我这就亲自去找李书记!”我坚定地告诉他们。

 “现在的问题是要快,怕夜长梦多!”黄同志神态显得很焦急。

 我将他们带到李晓梅办公室,兴奋地将他们的来意告诉她。这个消息李晓梅也感到十分意外,她略顿了一会,便露出满脸笑容:

 “真是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她不由将手一挥,“有关你前途与命运的事,我们不卡,放人!”

 当天,我就请假陪他们到县城去了。在我调动的问题上,朱美秀又帮了很大的忙。县里这一关都是由她去奔波,只两天时间就办妥了。据讲这么快办理调动手续的速度,还是头一宗!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吧。新的生活又开始了!这次回县城,本想去见见美姣,向她辞行。自从那次我赴她房间与她“了结”至今,还没与她见过面的呢。不管怎么,我到底有些想她了。美秀则告诉我,她正在医院生小孩。这个时候见她不合适,怕她精神受刺激,对孩子有影响。我调走的事,她还得保密,至少近段时期不能告诉她。在县革委大院内那棵偏僻的大樟树下,我与美秀迎着寒风站着,院子外面恐怕就只有我们俩个人。她声音有些沙哑,这些天她正患感冒。她的神态和我一样,充满了感伤:

 “美姣如今并不幸福,罗明他妈一点也不喜欢她,讲她什么也不会做,象摆在家里的一个“花瓶”。她在城里也遭到了很大的舆论压力,谁都知道她是跟你写了血书,后来又变了心的。那天我与她走在街上,就有好些人对她指指点点,她现在性格完全变了,见面怕你都认不出来了。她这一辈子看来就这样阴沉下去了……唉,这也是命啦……”

 讲到这里,她的眼圈又红了。这时我心里有股说不出的滋味,鼻子也只觉在发酸。我茫然地望着上空,上空厚厚的云层,一片苍凉的景象。就是这县革委机关大院内,也没有多少生气。我将要离开故乡了。此时此刻,我思潮澎湃,百感交集。是呵,我夹着丝丝对美姣的恼恨;夹着丝丝对她的愤怒;夹着丝丝对她的内疚;夹着丝丝对她的怜悯;夹着丝丝对她的忏悔……难为了你,负心的姑娘,命运似乎对你也过份苛刻了!有朝一日,我要将我们的经历写成一部书,我一定会客观、公正的评价你!再见了,生我养我的故土;再见了,仍值得我怀恋的美姣!我们在那个时空点上相聚,我们又在另一个时空点上分散。我们带着热血而来,我们带着忧伤而归。我们的爱情,在风雨中激起美丽的浪花;我们的命运,在阳光下笼罩突降的阴云。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相会别千里。你在人生的道路上划上了一个“阴沉”的句号,我却又进入了一个新的起点。眼下,我面临的是寒冬,寒冬过后春天也就来了!

 再见了,美秀!你用透亮的心灵在告诉世人:原来青春的纯真友情有着如此厚重的份量;原来‘君子之交淡如水’有着这么深层的内含;原来时光的老人含笑而又冷峻审视着每个人的心灵。还有林娟,还有徐艳梅,不都是一个个透亮的心灵么?是的,我怎么能将她们忘记?她们先行了一步,我也将要进铁路了。她们如今是那么充满着生机和活力,在中国产业工人的熔炉里,放射着自己青春年华瑰丽的光芒,我们将是一个战壕的战友了!我到铁路能遇到她们么?一定能的。我发誓:我要穿一身崭新的有着铁路路徽铜扣的制服,专程去会她们……人们呵, 当你拥有青春的纯真友情的时候,往往又不太善于珍惜,一旦失去,复得则难。人们似乎习惯于去苦苦怀恋,追溯昔日的芳香……

 他们将我的档案资料都带走了。他们要我在九六年十二月二十八日前,必须赶到金中铁路分局报到。这时,已是十二月二十四日,仅剩四天时间!我从城里又迅速返回茶场,时间紧迫使我来不及将这个好消息去告诉人们!那天我是搭下午的班车回场的,下车我就先奔我干妈家,我想要她帮我来收拾东西。这一次显然只能带些换洗的衣服和紧要的东西走,其余的东西收拾一下暂寄存到干妈家,以后有时间再回来拿。我来到干妈家,铁匠的徒弟告诉我,我那位同庚姐姐出事了!昨天被公安局抓走了!她亲手杀死了她那个花匠父亲!谁也没有想到是她干的,这个案子才破出来……他们今早都赶往黄古坳去了!这个徒弟还算好,忙着来帮我收拾东西,熊队长后来闻讯也来帮忙。干妈家房子大,东西好放。晚饭是在熊队长家吃。他对我调铁路羡慕不已。他向我提出了这么一个问题:

 “我在想,火车那么长,它掉头怎么掉?不要修一个好大的坪呀?”

 他这个问题把我也问住了。是呀,火车怎么掉头呢?汽车掉头都要选择一个宽地方。火车到是坐过,从没考虑过它的掉头问题。我从熊队长家出来,就直奔秀姑家,她陪着她父亲正围着一盆炭火在聊天呢。我告诉他们我调走的消息,他们也大吃一惊,感到太突然。尤其是我明天一早就要从这里搭车赴南昌,再由南昌转火车到金中。我的想法他们也赞成,时间太紧了,到那边报了到再说!

 “下次回来拿东西,场部准要为你开个欢送会呢!”秀姑说。

 我在这里坐一会起身就要告辞,我要秀姑将我明天就要走的事今晚转告胡小琴,时间太紧我还得回去收拾东西,来不及向她辞行了。秀姑要我先别走,她有个秘密要告诉我。

 “你跟朱姐真是有缘无分呀!她也正在与你活动,想帮你调进县城呢!她要我绝对保密!”

 此刻,我愣愣地站在那,百感交集!她怎么不与我透露一点风声呢?我调往铁路,她还那么热心帮忙,但却看不出有留恋的痕迹……这么看来,她已经有对象了。她正如林娟那般,胸怀宽阔在一种纯真友情的催动下,向我伸出的友谊之手……这时,老石脸沉下了,象在思索着什么。突然,他向我招了招手,要我再坐一会。

 “我也有个秘密,该让你明白了。”老石向我狡黠一笑,“现在跟你说是时候了。”

 “什么事?”

 我与秀姑几乎同时惊讶的问。

 “那张纸条上的字,确实是我写的。当时考虑到江美姣的心理承受能力,怕她不愿意接受这个现实,就忍住了。你想想看,江美姣的父母都在城里做官(老石把她的姨父姨妈看成她的父母去了),而她的亲生父母则是平民百姓一个。”他见我还没有反应过来,加重了语气。“陈铁匠和你干妈,就是江美姣的亲生父母!”

 “江美姣的亲生父母?!”

 我与秀姑都睁大了困惑的眼睛。

 老石说这件事他不能再埋在心底了。我明天一早就要走,也要让我走个明白。他开始凝神向我们述说起来──

 老石原来在黄古坳林场煮饭,跟花匠家有些交往。花匠分别给四个女儿的取乳名为:白玫瑰、黑玫瑰,最小的一对双胞胎分别为:红玫瑰、蓝玫瑰。那阵子过苦日子,花匠要养四个小孩自然活不下去。况且他也不喜欢铁匠的孩子。就要将最小的一对双胞胎给人家,但问了好些人家,都没人愿要,山里人养不起。即使养得起,也是想要男孩。

 “要么,将她们放到城里去。”孩子她妈道,“那次在汽车站转车,好几个城里人都讲这一对双胞胎长得好,想要呢。”

 后来,他们找到老石,托他写了两张纸条,纸条上写明她们的出生年月日,分别夹在孩子的内衣中,他们特地在孩子的内衣上缝了一个较大的口袋。临行前,孩子她妈又瞒着花匠悄悄来到老石家,叮嘱老石在纸条的一角分别写下“红玫瑰”、“蓝玫瑰”三个细小的字。她说有朝一日有缘与她们再相见的话,也好辨认。那时她们才三岁。花匠在家里看护着两个老大,她牵着她们搭上了到城里的车。下车后,她就开始在汽车站物色人选,她很快选中了一位看上去相貌善而又显得有些富态的妇人,她要她与她照料孩子,说解个手就来,两个孩子交给她就走了。傍晚她还是悄悄到汽车站看了一眼,她两个小孩已是无影无踪。孩子妈妈回去可是伤伤心心哭了一整天……

 “对了!‘红玫瑰’背上还有块胎记!”老石记起来了,“她娘跟我讲过,我也看了。”

 “对!”

 我与秀姑几乎同时喊道。

 “怪就怪在“蓝玫瑰”背上也有块胎记!只不过比“红玫瑰”的要小些。”老石接着说,“你干妈前几天还在与我谈这事,讲她这对双胞胎就是在玫瑰岭出生的,还是汤老医生接的生呢。这里办起牛场时,他就下放来了。”

 老石告诉我们,他几次想与我干妈讲破这桩事,都忍住了。

 “不过,陈铁匠凭直觉认出了江美姣是他的女儿!他不愧是一个狡猾的猎手!”老石继续说,“那天晚上,铁匠跑到我家讲,江美姣是他们弄出去的亲生女儿,他决不会看错!而且满有把握的断定,那一个也还活着!他敢与我打赌,可以看她背上的胎记!他说找个机会与你挑明,江美姣身上的胎记由你看,看他是不是老糊涂了在讲胡话。后来江美姣对你变了心,全场弄得沸沸扬扬。铁匠就没再提这事了。”

 这个奇妙的世界,构筑了多少扑朔迷离悲欢离合的动人故事呵!我上回真是错怪陈铁匠了,他讲的原来不是胡话呀!如果我当时信了他的话,真的要秀姑将美姣带到他家去,说不来命运真的会有新的变故了!

 我从秀姑家出来,来到我干妈家,我打开箱子,将那张有关美姣身世的纸条拿出,压在房里的桌上。我叮嘱那徒弟,要他将这张纸条亲手交给我干妈。这天晚上我在熊队长家睡,第二天一早就赴镇上赶车,熊队长一个人送我。

 玫瑰岭很徒,汽车上坡的速度开得很慢很慢,猛然听到有人喊了我一声:

 “琼明灿!”

 我不由将头伸出窗外,只见胡小琴站在那小山坡上向我挥手。

 “一路顺风!”

 汽车转个弯,她的身影就消失了。我仍凝视着窗外,深深的凝视着。猛然又有一个人罩入我的眼底,她站在一棵大树下,那是秀姑!她象尊雕像愣愣的站在那,我看清了她眼睛闪烁着泪花……

 此刻,我脑海中突然闪现出一个奇怪的想法:我决心用我下半生的精力去寻找蓝玫瑰,重新扬起爱情的风帆!我发誓,一定要找到她!……

 

IMG_20180704_175550.jpg


相关文章
  • ——知青爱情长篇小说《红玫瑰》(79)

    ——知青爱情长篇小说《红玫瑰》(79)

    2018-07-05 11:07

  • ——知青爱情长篇小说《红玫瑰》(78)

    ——知青爱情长篇小说《红玫瑰》(78)

    2018-07-05 11:06

  • ——知青爱情长篇小说《红玫瑰》(77)

    ——知青爱情长篇小说《红玫瑰》(77)

    2018-07-05 11:05

  • ——知青爱情长篇小说《红玫瑰》(76)

    ——知青爱情长篇小说《红玫瑰》(76)

    2018-07-05 11:05

编辑推荐编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