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告文学

傲然屹立的丰碑(下)

字号+ 作者:钟奋生 来源:未知 2018-08-23 11:46

傲然屹立的丰碑

——曲怀化供电段抗击冰雪的战斗之歌

作者:钟奋生


傲然屹立的丰碑1.jpg


党性,在这里闪光…… 

怀化电力车间是该段这次抗冰雪大会战的重点车间,车间现有职工170人,其中党员41人,下设14个工区。担负着整个怀化地区的生产、生活供电,以及焦柳南线的电力线路检修和信号供电工作。

在抢险战斗将接近尾声的时候,车间主任谭浙源涨红着脸,找到坐镇在靖州指挥抢险战斗的党委李书记,没有别的事,他说要休息一下,他担心自己坚持不住,倒下去就完了!李书记以为他遇到了什么生产难题,情绪有些激动,要他不要慌,有什么话慢慢讲。他已经很难说出话了,他指了指自己的脑袋,吐出三个字“高血压”……李书记这才反应过来,他有高血压病,原在医院住院过!在这断水断电的极端恶劣环境下,他带领车间的抢险队员连续奋战了二十多天,眼下他的高血压病犯了!弄不好会出大事!会有生命危险!李书记叮嘱他:赶快到医院去!吃降压药!回旅行休息……

车间党支部书记梁一鸣,只剩他一个光杆司令守家了。那些日,他吃睡都在车间,开始与汽车司机唐东中同睡在会议室,他说这小子身体太胖,干电力工还是不行,开车是块好料!你看这么多天来,他根本就没有什么休息!白天跑个没停,晚上又随叫随应!多少次都是深更半夜喊出车,外面天寒地冻,冰天雪地……不过,这个党员还是有两大毛病,原来爱喝点酒,情绪理不顺爱发点牢骚!关键时刻却有超乎寻常耐疲劳能力!一天只睡两三个小时,精神还蛮好……还有一大毛病嘛,就是晚上睡觉,往床上一倒,不出三分钟就滚出如雷的鼾声,吵得我没法睡!唉,只有搬过来,睡到自己办公室的沙发上……   

他还告诉我,元月24、25、26日,这三个晚上他通宵没有睡觉,每天还要安排十多项工作……

24号他带领包括民工在内的五十多人,乘轨道车到了鸭嘴岩站去处理断线抢险故障,几经波折奋战了一个通宵,才妥善处理好……25号晚上,他老婆打电话告诉他,岳老子下了病危通知!他搭车赶到医院,在病床边守着他,后来见他病情有所缓解(他得的是心肌梗塞,病气肿),马上搭的就回车间,这时天都快亮了……26号晚,110KV变电站户外隔离开关,因冰冻不能操作,他派电力110工区的电力工去处理,这时已是夜深十一点四十六分。同时怀化至辰溪贯通线又出故障,他又安排辰溪电力肖建军带人,从辰溪往怀化查故障,他一直盯着他们查到故障,时间一滑又到了凌晨三点多钟……

当笔者问到,他们车间哪个班组的党员最多?在这次抗冰除雪的战斗中,哪个班组的党员先锋模范带头作用发挥得最出色时,他想都没有想,脱口就告诉我:怀南电力检修工区。

图五:电力工人奋力抢修作业.JPG

这个班组人员:16人。其中党员7人,7名党员中,退伍军人6人。2月1号晚,段里决定,他们这一组处理好黔城至大沙田的断线故障以后,人员可以休息了。2月3日下午,他们出色完成了抢险任务,就都回去了。

谁知就在这天晚上,段调度又来电话,白腊桥——垦山口有两处接地断线故障!要他们车间派几个人去支援!梁书记非常清楚,家里就只剩下怀南检修班,刚处理完故障回来休息的人员。情况紧急,还还是找到检修班的潘工长,工长说,班里好几个人都感冒呢!有的又因事回去,实在抽不出人了!梁书记当机立断,这样跟工长说:

“节骨眼上,你工长去一个,另外就派四个党员去!再大的困难也要克服,我这是下的死命令!党员,就要在这样的关键时刻上!”

潘工长就通知班组王露怒、朱琳、梁立新、舒建刚四个党员去,他们二话没说,顾不上疲劳,都赶到车间来了!舒建刚昨晚十点钟才回到溆浦家,他六十多岁的父亲腿摔断,正卧病在床。他刚洗完澡就接到工长的电话,通知他继续参加抢险战斗。他二话没讲,立即动身,搭凌晨两点的车赶回怀化,到这里快凌晨四点了。他只在床上迷糊两个小时,早晨七点,就乘段汽车奔赴会同抢险前线去了……还有工人技师梁立新,母亲去年10月病故,根据他故乡安化的风俗习惯,春节是一定要回去。但眼下要抗冰灾抢险,年还得在这里过,他也二话没说,搭上了开赴会同抢险的汽车……

聊到他们车间的党员,梁书记情绪还有些激动,他说个个都是好样的,真是人人都表现出色!象朱琳是一位退伍军人,平时工作真是服从安排,任劳任怨,始终能够走在前面,班组一些急难险重的活,他都抢着干……

就从整个车间的党员队伍看,我们党支部真正发挥了战斗堡垒的作用!

车间技术员姜弘,是生产骨干中的骨干。1月17日,他刚告别了病故离去的姑妈,连家都没有回,就匆忙地投入到了抢险的战斗……他带队奔赴沿线抢险,交通极为不便,只有轨道车接送。在荒无人烟的冰天雪地,他感冒了没有时间治疗,也没有地方看病,带着熬红的眼睛和喊哑的嗓子,一直坚持着!十多天时间和兄弟们不知道洗脸、唰牙、洗澡是什么滋味,饿了啃一把方便面、渴了抓一把雪吃!就这样,他们战斗到2月6日凌晨2点才回到家里……

黔城电力工区党员工长余万激,从元月21日开始,他就抽去参加会同、靖州电力线路抢险大会战!2月2日,只剩相见车站贯通线最后一起断线故障,故障处理后,已到了2月3日凌晨快4点!他在返回会同驻地的途中,就接到家里弟弟打来的电话,他父亲去世了!他一下子泪水就涌了出来!他父亲去年十一月因脑溢血、心脏病在怀化医院住院,已无可救药,只住一个多月院,就送回家病瘫在床。他家在湖南通道,离这里不到三个小时的路程,在抢险战斗的日日夜夜里,他都没有时间回去看一下。他有五姊妹,他排老四,父亲生前最疼爱他,他为自己没能送父亲的终而伤心。但眼下抗击冰雪大会战的氛围又深深感染着他,他作为是党员工长,关键时刻,更多的还是想到这个“大家”……他父亲是工务段一位老铁路职工,也是一位老党员、老先进,平时父亲对他们五姊妹要求很严,他相信父亲会原凉他……他料理好父亲的后事,大年初三,又匆匆赶回到了单位…… 

故事,请听我慢慢与您讲述…… 

镜头之一:那些天,忙呀,忙得就象陀螺团团转!紧张到什么程度呢?连我玩的最好的朋友打电话来,都忘记他姓什么啦……

段调度员周奔波,操着还很浓厚的新化尾音的普通话,提到这次抗击冰雪大会战,情绪激动,感概颇深——

我是负责组织抢险协调这一块。首先讲一下对这次抢险大会战的感受,我从十五岁到现在,能够让我感动流眼泪的只有三次:第一次是自己到广州去读书,原来从没离开过父母,就在这天晚上我流了眼泪;第二次是在离开学校,老师送我们到火车站的时候,我流了眼泪;第三次,就是这一次,这一次全段干部职工统一行动的抗击冰雪的抢险大会战!讲心里话,就象入党宣誓的时候一样震撼……我流泪了!

我自己也是,紧张到什么程度呢?连我玩的最好的朋友打电话来,都忘记他姓什么啦。我脑袋里想的是什么呢?想的是现在哪些地方,有哪些故障?哪些发电机在什么位置,哪台该修啦?哪里需要什么材料?需要哪部车子,运送到哪里?我脑子里想的全部是这些事!就是说,没有心思去想别的事啦……

有一天,我从三楼临时指挥部,奔到二楼来接电话,路面有冰,很滑,我不小心摔了一跤!真是,连到医院检查的时间都没有!不是我不想到医院去检查,而是当时确实没有时间去。后来大年三十,已经过了十多天了。我回家顺便到医院去检查一下,医生跟我讲,你怎么现在才来呀?拍的片是肺部软组织碰伤,里面余血都结了痂……

镜头之二:段长卢华德说,这次抢险战斗,时东明那个组不错,仗打得漂亮……

时东明是怀化电力车间的技术员,他负责的这个抢险组,从元月18日起至2月4日,共完成处理了断杆、断线抢修12处,新立电杆5根,导线敷设11.99条公里……完成了怀南-鸭嘴岩贯通线6.5KM全线除冰工作,从而有力的保证了怀化-怀东、怀东-辰溪、怀化-芷江、怀南-黔城-大沙田自闭(贯通)线的供电!

图六:电力工人在抢修接触网线路.JPG

1月22日凌晨,怀铁110KV变电站至怀化东10V配电所的怀东电源II线,发生短路故障中断供电,整个怀东10KV配电所仅剩怀东电源I线供电!天气继续冰冻,怀东电源I线随时有发生故障的可能,一旦怀东10KV配电所停电,将严重影响沪昆线的正常供电!

险情就是命令,抢修小组组长时东明接到任务后,立即组织12名抢险队员,对怀东电源II线全线巡查。23日9时05分,抢险队员在巡线时发现:082号电缆杆已断成三节,导线(LGJ-185)断线,并掉落在下方地方的高低压线及房屋上!他们奔到现场后,立即进行分工:怀东电力工区人员负责准备抢修所需材料,怀南电力检修工区人员负责现场安全措施和倒塌电杆电线的拆除工作。13时30分,抢修材料(12M电杆一根、高压横担一组、LGJ-185导线450M、拉线一组)到达现场,抢修小组立即投入到抢修战斗中!立电杆、放导线,抢修工作紧张而有序的进行。天寒地冻,他们连续奋斗了十多个小时,在杆上干活头发、工作服都已结冰,这样一直奋战到23日凌晨一点……

事不凑巧,就在抢险将要结束的时候,组长时东明伯父去世了!他是元月19 日生病,2月1日病危,2月3日病逝。这些日,他哥哥每天都打电话给他,通报伯父的病情,他伯父凌晨三点五十分去世,他接到这个电话,没有告诉任何人。他知道,抢险任务还剩最后两天,自己作为组长,要坚持搞完!节骨眼上千万不能出事!因此,直至二月四日抢险任务全部搞完,他才匆匆请假回家。回家不久,2月9日他堂伯父又病逝了……他返回单位后,才将这些事告诉车间……

镜头之三:检修车间主任吴谋志,他感受最深的是:在巡线过程中,我们最喜欢的是隧道,里面没有冰,好走呀。最怕的就是桥梁,假如走到桥中间的话,列车来了都没地方躲……

笔者采访检修车间的主任吴谋志时,他是这样与我描绘当时抢险战斗情景的——

2月2日晚上下好大的雪!我们用轨道车放一千六百米电缆,整个电缆盘有6.6吨重。我们是零点二十分开始放,在放线的过程中确实是惊心动魄!这么大的电缆盘,把整个平板车都占满了。两头放,八个人转盘子。下面六个人在带,当时每个人都泪流满面。为什么呢?这么长的隧道,两部轨道车在里面发动,整个隧道全是烟!看都看不清。每个人都象是哭样的,擦眼泪都没用,眼睛睁不开,放完这条电缆已经是凌晨三点多钟了!我们走上货场,几乎每个人身上都结冰了。第二天,将龙门杆立起,晚上八点多钟,又将线收起来了……

关于巡线路的问题,从靖州以南到八角旺到塘豹,我们走山上也走股道。买不到草鞋,到车站要了几双草鞋来穿。走了不到两公路,草鞋就没用了。后来,就搞棕绳绑到鞋子上面。四个人共买了四根棕绳,一根是八米。绳子在冰面上磨,走十公里就断掉啦!巡视线路我们最喜欢的是隧道。隧道里面没有冰,好走呀。我们最怕的就是桥梁,上面结了好厚的冰,走桥两边根本不行,走桥中间又怕车子来了没地方躲。我们只有注意看信号,还有与车站联系。原来巡视一个区间只要走两个小时,现在至少要走三四个小时……

镜头之四:供电调度所副主任蔡进,半夜两点钟敲门回家,老婆不开门,他只有又返回调度所睡觉……第二天,他老婆又打电话要他回家去,家里有感冒的药,他的嗓子都讲不出话了……

段供电调度所副主任蔡进,他告诉笔者,这次大冰灾,段里倒杆139根,他要盯着轨道车,将这些电杆运到抢险的前线去!他要时时刻刻盯着轨道车在哪个位置,与调度所取得联系,那些日上没有一个安稳觉睡,他也一直睡在段调度所。节骨眼上,他小孩又生病了。那天,他分管的工作基本告一段落,可以松一口气了。这时已经到了夜深两点,他决定回家去看一下。敲了许久门,老婆不开。爱人从屋内发来话:

“你还有这个家呀!你还回来干什么呀!供电段是不是离开了你,就不能运转了!”

敲了好长一阵门,他老婆不开,他理解她。她是在气头上,她自已还在下面配电所工作,她休班回家还要照料生病的小孩……他只有避一避。敲不开门,就返回到调度所睡觉……第二天,他老婆冷静头脑想通了。不能怨他,只怨这场五十年一遇的大冰雪。他人嗓门都沙哑啦。孩子在犯病,他也在感冒呀!再说,这样事业心强的男人,是好样的!想到这些,她就主动给他来了电话,她替他在医院里开了药,要他回来拿……    



相关文章
  • 傲然屹立的丰碑(上)

    傲然屹立的丰碑(上)

    2018-08-23 11:57

  • 血浓于水的深情

    血浓于水的深情

    2018-08-23 11:08

  • 中国虾青素的崛起(4)

    中国虾青素的崛起(4)

    2018-08-14 22:04

  • 中国虾青素的崛起(3)

    中国虾青素的崛起(3)

    2018-08-14 22:04

编辑推荐编辑推荐